salt_ver2.jpg

安蘭德的《一個人的頌歌》是一本非常可愛的小書,

裡面看得到《阿特拉斯聳聳肩》的極簡特徵,

而情節(如果有的話)簡單到能在30秒內描述完畢,

所以我不多介紹了,有興趣的自己找來看,博客來上沒貨、但實體書店應找得到,

我自己就是在政大書城找到的。

以下節錄書中我喜愛的句子。

頁5

「社會利益」、社會目標」、「社會目的」已成為我們語言中日復一日的陳腔濫調。

如今,一切活動與生活方式都必須有社會的背書,這已被視為理所當然。

再怎麼不三不四的提議,只須提案人模模糊糊地表示這是為了「大眾利益」著想,

就可備受尊榮地享有他人的聆聽與認可。

頁6

今日最大的罪人就是那些以道德為由而不得不接納集體主義的人;

那些人以必須選擇立場為藉口來尋求庇護,拒絕向自己承認所接納之物究竟是何本質;

那些人支持為促成奴隸制度而量身制訂的計畫,卻躲藏在愛好和平的空洞主張背後,

這種字根本沒有任何具體的意義;

那些人相信思想的內容不需要細加審視,原則不需要定義,

而事實只要閉上雙眼就可以一筆勾消。

當他們發現自己身處於一個放眼盡是血淋淋的廢墟與集中營的世界時,

他們還期待能用哭嚎來逃避道義責任:「這可不是我的意思!」

頁121

我曾經想知道事物的意義。我就是意義。

我曾經想尋找存在的證據。但我不需要存在的證據,也不需要任何話語來認可自己的存在。

我就是證據與認可。

頁122

我不知道我所立足的這片大地究竟是宇宙的核心,

或者不過是迷失在永恆中的沙塵一粒。我不知道,我也不在乎。

因為我已明瞭自己能在這世界上享有什麼樣的快樂。

而我的快樂也不需要任何崇高目標的認可。

我的快樂並非達成目標的手段。它就是自身的目標。它就是自身的鵠的。

頁125

「我們」這個詞不應再出現於人們的口中;若真要說,也必須經過個人的選擇與深思熟慮。

這個詞再也不該佔據人類靈魂的第一席次,否則它就會突變成怪獸,

成為世上一切邪惡之源,人被他人所奴役之源,以及無以言述的謊言之源。

頁126

我斬掉了「我們」這匹怪獸,這個代表了奴亦、掠奪、悲慘、虛假與羞恥的字眼。

而現在的我看到了神的臉。

我將這位神從地上高高捧起,這位自從人類出現就不停在尋尋覓覓的神,

這位將賜給人類歡樂、和平與驕傲的神。

這位神,這單獨的一個字,就是:「我」。

圖說:廢話,當然跟小說沒有關係。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