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jpg

最近重新看了《軍雞》(台譯《鬥雞》,到十九集,港版則到廿五集)的漫畫,

在主角多半善良、熱血而無腦的格鬥漫畫裡,《軍雞》是少數能挑動人心的作品,

雖然目前到廿五集,但其實以劇情來說到十三集就可以停(十三,相當象徵性的集數),

這部分主要描述原本前途一片光明、結果失控殺了自己父母的主角成鳩亮,

在管束所中被各方的少年犯欺壓,陷入黑暗泥沼的他因緣際會地認識了黑川健兒,

此人是全球最大空手道集團番龍會(藍本應為極真會)的前師範、如今為政治犯,

會定期來管束所教導少年犯空手道(我一直不懂為何要教罪犯空手道?),

為了生存,亮全心修練空手道、並確實地活過了地獄般的管束所,

回到社會的他成為黑道的打手、兼做男妓維持生計,

故事高潮則發生在他在眾人協助下登上舞台、與番龍會重量級冠軍菅原直人對決;

很勵志的劇情不是嗎?完全不是這麼一回事。

亮這角色最令人認同的時光主要集中在管束所中的遭遇,

他在其中飽受保安虐待、受少年犯圍毆,更遭到了被雞姦的命運,

宛如叢林的生死世界讓他只能倚靠空手道保住性命,對敵人的殘酷也不會讓人感到不快,

然而從他回歸社會開始,事情就變得不一樣了。

首先,他變得異常偏激,對他人的幸福無法忍受、並因而產生仇恨,

再來,他毫不介意對無辜者動粗,比方說隨便狂毆路人、然後再強姦他的女人。

這樣的特色到他決定與番龍會槓上時達到顛峰,

番龍會的冠軍直人享盡榮華富貴、女人也是令人稱羨的青春偶像船戶萌美,

這讓亮不平衡地有了「我的空手道只能留在黑暗中嗎」(白癡,是你自找的)的感慨,

如此幼稚的意念讓他產生了與番龍會對抗的動機,

而他不但得到了黑道朋友的相助,連獲假釋的黑川都前來幫他進行特訓,

再加上他為了得勝無所不用其極的執念——小則以恐嚇或醜聞威嚇對手、

中則在場上找機會犯規、大則施打大量類固醇以求短期獲得最大的力量,

這讓他完全成了「黑暗」的代表,而向來走正規路線的直人則成了某種「光明」。

本書最引人爭議的部分,莫過於他為了挑釁菅原直人開戰的做法——

他尾隨萌美到國外並強姦了她,並在強姦完成後立刻打電話告知直人!

看得這一幕,應該沒什麼讀者不希望直人會在接下來的故事裡殺了亮,

事實上直人可說是十三集以內少數沒什麼前科、堪稱「完全正派」的角色,

目睹父親潦倒而死的他,決心以空手道做為變強的手段,並一路成了番龍會冠軍,

雖然番龍會上有刻薄陰險的館長望月謙介、下有把空手道流派當黑道玩的成員,

仍不影響直人做為全書最正派角色的事實,在一般的漫畫裡,直人絕對會勝利的——

他長年都不懈地修練空手道、被稱為番龍會百年難得一見的人才,

連黑川都認為其技術、體能與經歷壓倒性地優於亮——然而,他最後還是輸了。

正確來說,他在擂臺上不算光彩地贏了亮(打到將近平手,有失冠軍顏面),

最後豁出去以求死的決心與亮進行私鬥,也功虧一簣地被亮擊中頸椎而陷入癱瘓,

有這種結果當然可以說是主角威能(畢竟亮被他打到一度心跳停止),

然而這仍可視為本書對一般「善惡有報」或「正義必勝」窠臼的反動,

畢竟,雖然直人擁有亮所沒有的體能條件與格鬥技術,然而在戰鬥上卻難稱全心全意,

以擂臺上的對決來說,直人絕對能夠在第一回合就打斷亮的四肢甚至直接殺了他,

然而他固守於某種儀式上的象徵、在第一回合只守不攻以求壓倒性實力的展現,

之後開始進攻後又不求最快速的殺敵、反而慢條斯理地想對亮進行心理折磨,

這與亮一旦開戰就以所有手段在最短的時間內癱瘓對方戰力的求生戰法完全不同,

直人多餘的顧慮將原本壓倒性的優勢與先機浪費殆盡,反而留給了亮反攻的空隙,

而之後直人決定拋下一切與亮進行死鬥,看似做出了最大的覺悟,

然而瞧他穿上了全白劍道服、帶了木棍做為武器、連偷襲都不完全的姿態來看,

他的覺悟恐怕仍不夠完全,亮為何只帶拐子我無從得知,

然而直人大可直接帶武士刀或短刀,以求對亮的完全謀殺,

或者至少穿著不會影響踢技或地板戰的正常長褲,而不是為了儀式性的美感穿褲裙,

反觀亮,除了老實地帶木製武器讓人有點納悶外,所有的裝束都是以實際為主,

誰比較適合戰鬥還真是一目了然——直人或許是武道家,但在鬥志上仍不如亮。

而在直人倒下的瞬間,與其斥責亮的勝利太過僥倖、基礎設定太過離奇,

不然回歸另一個簡單的訊息——戰鬥本身只是戰鬥,單純來說只是互殺,

戰鬥背後動機的道德高下與戰鬥本身無關,仁者無敵、正義必勝只是愚蠢的神話,

如果不能善用時機與手段,條件再好的戰士都可能失敗,只是這樣而已,

這訊息對我來說堪稱全書最有價值的部分,這點與《修羅之門》非常接近,

只是加入了更多醜惡、慾望與偏激的元素在其中。

當然,如果想去探討故事中人物的思想有多扭曲甚至愚蠢,那還真是說不完,

比方說亮的空手道師父黑川,其憂心武士道精神的消逝而對首相行刺,

可說是莫名至極的神經病行徑,可與宗教笨蛋放在同一個水平上。

而他無法接受望月將空手道競技化、因而栽培並支持亮以各種伎倆求勝,

更看不出這與武道精神有何關係,真的要談完全無規則的武道,

恐怕從人際手段到冷熱兵器都能拿出來談,這一談讓空手道武者的偏執成了笑話,

稍微有點水準的黑道就能把黑川的驕傲放在地上踩。

不過,世間大部分人的行事本來就沒什麼完美的理論依據,所以這部分在我看來不成問題,

而故事在十三集劃下句點的話,可說是高潮的極點、並可留下部分想像空間。

當然,見好就收可不是連載的特色,看看如今《浪人劍客》歹戲拖蓬到什麼地步?

十四集以後,亮被安排到上海幹同樣的勾當——打地下擂臺兼幹男妓,

結果非常有緣地碰上了神秘的獨臂功夫高手齊天大聖與其師傅,

齊天大聖盡得功夫真傳,從發勁到輕功(搞什麼鬼)都十分擅長,

只會空手道的亮當然被打掛。然而由於齊天大聖步入邪道,師傅欲制裁他,

因而與想報仇的亮一拍即合,開始了一段莫名其妙的中國功夫修行之旅,

木樁上練功到站在河面竹竿上練平衡這種戲碼都來了,

甚至還出現了「把人體視為液體、產生共鳴並震盪」的神功,極度令人吐血,

最後亮照例靠運氣把齊天大聖打敗了(這樣都打得贏,改天去找勇次郎吧),

故事繼續胡亂延伸,創造了繼直人之後的新任莫名正派主角——高原東馬,

此人原本是前途光明的天才舞者,結果看到亮與直人的比賽轉播後、就看到幻覺!

在幻覺中,亮不斷地召喚充滿光明的他投入戰鬥的世界,正常人通常會因此去看醫生,

不過東馬當然不是正常人,於是……他決定開始練綜合格鬥技!並希望與亮決鬥!

亮被設定成擁有黑暗的魅力,東馬則被搞得像天使一樣,所有人都會在短時間被他迷住,

當然他也是天才中的天才,所有技巧只要接觸一次就能學會,給他一年的時間,

我想他就能學會全世界所有武術的所有技巧,然後上山教導功夫貓熊之類的吧!

故事搞到這個地步,已經讓人對情節完全放下期待、只需要有更多的打鬥與殺戮,

雖然還是有兩點令人難以釋懷:

其一,亮不是跑一趟中國、連神功都學會了嗎?怎麼還花好幾集描述他功夫退步?

更有甚者,在輕功與發勁都隨便玩的世界待過了,竟然跑回去學綜合格鬥?

簡直是把博士論文忘光之後、決定回國中重新學起的詭異行徑啊!

其二,基於莫名的理由,東馬找上了番龍會,並希望番龍會與亮聯合,與東馬的隊伍對抗!

姑且不論這設定有多愚蠢,這裡又扯到了番龍會的地下組織:黑道袍眾!

這是一群見不得光的人,穿黑道袍、其上字樣反寫、練武時神像也得掩蓋住,

以上是儀式性的部分,而其核心是以殺人為目的的武術!

其起源於番龍會元老兩兄弟之一烈心,其大哥鐵心是番龍會的台面人物,

而他則遁入地下,與敵對的陣營廝殺,黑道袍眾就是他的傑作,

其中的人精通殺人術,從沒有痛覺、正拳就能殺人到擅長暗器的人才都有,

而黑道袍眾的出現算是打了黑川一巴掌——番龍會有這票人,那他暗殺首相是暗殺心酸的?

更莫名其妙的是,現在的黑川又加入東馬陣營,協助東馬進行特訓以對抗亮……

為了支持東馬,幾個代表性武術高手都跳出來相助、並加入綜合格鬥團體賽,

計有巴西柔術傳人、合氣柔術傳人、桑勃世界冠軍與柔道奧運冠軍,

在廿五集結束前,前三個已經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被黑道袍眾打敗了,

免洗到令人憤怒的程度啊!不過,從此《軍雞》就陷入版權問題、沒繼續畫下去,

某種程度,也不算壞事啦!故事搞到這樣,要如何收尾得不像垃圾,還真難想像。

註:沒貼電影版《軍雞》海報的理由,純粹是目前找到的版本都醜到不行。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