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1.jpg

退休的女歌手說:這就是為何我喜歡紐約,這裡每個人都是過客;

她說對、但也不大對,因為在任何地方的我們、都是形式上的過客;

紐約在某種意義上是過客之都,然而東京、台北、上海、香港又何嘗不是?

我們非常清楚,過客的概念從來就不專屬於紐約,而本片的發起人也非常清楚,

因此,我們在本片中看到的「過客」並不必然與「隨機」或「短暫」劃上等號:

我們看到了瑣碎鬥嘴中流露長年情感的老夫老妻,

也看到了在一夜情後產生濃烈思念從此墜入深邃愛情的情侶,

老夫老妻做為人生的過客,在彼此身上找到了永恆,

Bradley Cooper與Drea de Matteo原本就是彼此的過客,然而他們可能會看到永恆,

在終身的婚姻與一夜情之間,存在著以不同的顏色、旋律與機率構成的排列組合,

Chris Cooper邂逅了被丈夫冷落的婦人,短暫地調情讓他重新認識了妻子的性感,

而誰知道那個婦人離去之後能在其他地方找到什麼?

他們都是彼此的過客,但凡走過必留下痕跡,他們隱晦地存在於彼此的身上,

就像Natalie Portman與鑽石店家的神交,又像Ethan Hwake與Maggie Q的碎語,

擁抱不同神祉並遵守不同禁忌、彼此眼中的異教徒們可以在瞬間中產生共鳴,

自命不凡的作家在大談性事後赫然發現對方是妓女後又能留下什麼令人驚喜的東西?

這個我們未必知道,然而我們看到Ethan Hwake在攝影機女孩的作品中留下痕跡,

他是基於性趣才做出此舉、就像他纏上Maggie Q一樣嗎?

我們仍舊不知道、而且事實上也未必如此,誰能否認這是前場邂逅造成的後發火花?

又像長年待在毫無生氣的中國小店裡、因緣際會被畫家邀約入畫的小店員舒琪,

她不知道人生將走向何方、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永遠困在這沒有色彩的地方,

然而畫家的邀約讓她走了出來,即使畫家不幸走了,她仍然看到了其他可能,

看她用自己的照片與畫家都舊作混成了新的作品,誰知道她能不能成為藝術家?

藝術的火花時常綻放於隨機的瞬間、然後創造了沒人幻想過的永恆,

不管是攝影機女孩有意識的取景、還是舒琪機緣性的嘗試,最後都形成了新的可能性,

我們再看到Hayden Christensen與Andy Garcia,混混與大學教授竟都擅長偷竊,

在偷扒之間Hayden Christensen輸給了Andy Garcia,但他最後卻偷了他的女人,

這是機率性的隨機、還是注定了的命運,沒有人知道,我們只知道什麼都是可能的,

就像在畢業舞會前被女友甩了的男孩也可能不小心與演員上床是一樣的道理,

如此誰在乎Orlando Bloom與Christina Ricci幹嘛不各自上維基百科查資料、

為何硬要以瞎掰出的理由見面?這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那瞬間的火花與可能性。

相信那可能性的存在,任何人都可能做出任何美好的事情,

看似瑣碎又小氣的Justin Bartha就出人意表地將女友帶去羅馬,誰知道羅馬那裡有什麼?

沒有人知道,這就是重點,

所以做為過客的我們未必會愛紐約、但我們一定會在某一刻看到那瞬間的火花,

以及延續在火花之後、那種意想不到的美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