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1.jpg

這部電影很難不讓人聯想到導演將近十年前的作品《永不妥協》。

兩部片最大的共通點,就是描述單一的關鍵個人扳倒大財團的過程。

只是《爆料大師》沒有《永不妥協》那旺盛的激勵元素,反而多了大量的戲謔與沈重。

而我不知道史蒂芬索德柏真正的意圖是什麼,或許很多人會把重點放在邪惡的大財團吧?

但對我而言,透過密會企圖聯手控制價格的財團,根本不是本片中真正的惡魔。

事實上,這些陰謀如果沒有被揭發,一般人的最大損失不過是買到稍微昂貴些的食品罷了。

而一般而言,在沒有政府介入的情況下,這現況不見得會維持很久。

畢竟,誰敢保證參與聯合壟斷的任一財團不會偷偷降價以爭奪特定市場?

或者發展出比玉米更廉價或高品質的替代性原料?在沒有管制的市場裡,這些都可能發生。

就算撇開這些不談,相較於片中看起來腦滿腸肥的財團大老們,政府才邪惡得令人噁心。

他們吸收主角為他們收集資訊、進行無數次錄音錄影,吃乾抹淨後竟然將主角一腳踢開。

看看他們為了對付「邪惡的」企業做了多少努力?從竊聽到跟監,簡直是對付恐怖份子!

怪的是,這些人會用同樣的方法對付政府官員,比方說,國務卿或總統之類的嗎?

政府官員的密會可多了,利益輸送的方式也高明得多,聯邦調查局會用同等手法去偵察嗎?

絕大多數時刻都不會,因為其作為政府的一體,主要任務本來就是鞏固其結構即成員。

官官相護就是這個意思,即使有個美妙的說法叫做「司法獨立」。

當然在一個至少會假裝把法治當成常識的國度裡,我們不斷被灌輸著司法的超然性。

問題是每天都有新的事件讓我們質疑超然性的存在,從美國到台灣都一樣。

現實是:既然軍警、司法以致於整個政府結構就是「獨佔」的,其後果當然不會太美好。

從好萊塢電影到日常對談中,常人對「獨佔」的理解總是充滿著矛盾與衝突。

大至電信、小至食品,只要一提到「獨佔」,大部分人都會聯想到邪惡與腐敗。

問題是當話題牽涉到「政府」,倒是沒有太多人對其獨佔的現況提出質疑。

你討厭中華電信,你可以改辦遠傳或台灣大哥大以示抗議。

你討厭7-11,你可以從明天開始只吃全家或萊爾富。

然而,如果你討厭區公所?警察局?或者其他政府提供的相關服務呢?

你可以「投訴」,但投訴能起什麼作用?把時間拿去自慰還實在點。

以上提的還是比較小的層面,而如果你討厭的是四年前都陳水扁、或現在的馬英九呢?

抱歉,你同樣是去自慰比較快,而且自慰完還是要繳所得稅,這就是政府獨佔的恐怖之處!

所以這就是我看這部電影的主要感受:財團再怎麼邪惡,比起政府都是小巫見大巫呀!

是說,麥特戴蒙在本片中的角色,真的是笨到很誇張啊!

天真的人不適合偷雞摸狗,奇怪的是他為何能在公司混那麼久不出大事情?

只能說,這就是電影啊。

F2.jpg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