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jpg

衛道份子的傲慢,展現在禁制他人的選擇權上。

常有人批評我目中無人、傲慢自大,然而無論這是否為真,我至少不會以暴力干預他人。

或者更精確來說,我反對絕大部分的以暴力干預他人的行為。

任何人在主動施展暴力或侵害他人以前,都應該被尊重。

然而衛道份子的傲慢,卻是暴力性的。

衛道份子聲稱自己的立意是良善的,然而他們良善的立意通常建立在主動的暴力上。

舉例來說:反毒。

衛道份子聲稱,反毒是為了健康、防罪或其他正當的理由。

然而衛道份子不敢或無能正視的是:許多吸毒者並未傷害他人。

運動員、藝術家以致於企業家都不乏吸毒的例子,從大麻到其他迷幻藥都不難找到。

姑且不論品質不穩定足以致死或發狂的某些迷幻藥,吸食大麻到底能害到誰?

事實上,大麻從價格到藥物效用來說,都很難被視為有傷害性。

然而包括我們的許多政府,卻以名為法律的暴力對付購買與販賣大麻的人。

這樣的結果從未降低大麻的供需,反而讓許多有生產力的個人被冠以污名、並減低貢獻。

反毒人士對此通常不聞不問,因為在他們毫無根據的價值體系裡,毒物就是不好。

而他們虛弱的邏輯無法解釋的是:如果沒有危害到他人,他們憑什麼限制他人的選擇。

他們無法接受吸毒是一種選擇,卻能接受登山、游泳與賽車運動是選擇。

而登山、游泳與賽車運動到底有什麼健康上的必然性?絕對沒有。

事實上,在不能登山、游泳與賽車的世界,人仍可以其他方式運動或娛樂。

而這三件事情都能造成死亡,為何我們要讓其合法呢?

衛道人士大概會回答說:只要小心為之,這些事情都能無比美好。

就像酌量飲酒真的無比美好,即使年年都有酒駕或酒後暴力與殺人。

偏偏,吸毒,或藥物注射行為,在資訊充足與品質穩定的前提下,也能非常安全。

而如何達到資訊充足與品質穩定?合法化進而商品化是合理的第一步。

事實上,比所謂毒品更複雜而恐怖的化學藥劑或機械工具尚能販賣,資訊傳播根本不難。

衛道人士一方面相信人能透過學習駕駛汽車或小飛機,卻不相信人能依自由意志選用藥品。

這還真是愚蠢至極的無知,跟那些相信酒精合法化就會造成酗酒問題的白癡雷同。

而衛道人士的恐怖之處,在於其無知之餘、還熱愛運用暴力箝制他人。

更可悲的是,他們聲稱能解決問題的方法,通常才是造成問題的原兇。

比方說毒品相關的暴力犯罪主要來自禁制造成的黑市與黑道介入。

這類案例在歷史上隨處可見,衛道人士就是看不見。

而他們非常喜歡要求其他人保證:開放毒品社會不會沈淪、暴力不會增加。

姑且不論他們如何忽略自己的主張造就了多少問題,我們合理的回應是:

開放毒品將造成更大的暴力問題與社會沈淪,其根據在哪?

我非常樂於見識衛道人士對此的說詞。雖然,我已經確信他們提不出來。

至少,提不出合邏輯的說詞。他們對此的憂慮,都是建立在幻想上。

而他們搞不懂為何有人能一邊吸毒一邊寫出偉大的作品。

也很懷疑大部分人可以一邊吸毒一邊管理企業。

更不承認其實私生活混亂的人也可能是優秀至極的管理者。

對他們來說,幻想出來的完美道德,才是合乎正義的,在此以外的,都是邪惡的。

要求這種靠想像而活的人專注於現實,實在太過奢求。

有志之士不需期待衛道人士改變想法,然而要努力遏止衛道人士散播錯誤的觀念。

因為,錯誤觀念的延續,將會讓更多的後進者受害。

遏止錯誤觀念的方式,是以邏輯與事實創造更多論述、並讓更多人以邏輯與事實進行判斷。

當然,直接把衛道人士殺光,應該蠻不錯的。

不過,這樣的行為與衛道人士無異,故不可取。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