練習曲.jpg

除了半夜闖個無傷大雅的紅燈,我大體上相當遵守交通規則。

而我有個相當沒根據的信念:乖乖待在人行道,永保安全沒煩惱。

這信念除了偶而會被惱人的機車騎士動搖外,基本上不大會被挑戰。

只是,信念一旦沒根據、破功只是遲早的事,而最近這個功,就破得很徹底。

因為,基於某種比新流感更厲害的原因,大家都開始演《練習曲》。

而且在自行車專用道與正常車道演得不過癮,紛紛演到人行道上來了。

以前在人行道上,隨身聽讓我沈浸於自己的小世界。

然而現在我必須東張西望、調整餘光,免得被來路不明的自行車撞上。

更慘的是,死小孩時常一聲不響地橫衝直撞,我從公館一路被嚇到石牌。

中年騎士就好些,不過死小孩的數目不可小覷,我老是想殺小孩不是沒有理由的。

以前老師說:馬路如虎口,行人當心走;如今,人行道也淪陷了。

不過,基於對自行車有的懷舊性好感,我並不希望政府對自行車進行任何管制。

從騎乘的路線、停車的方式到其他,自由方便就好。

當然,沒有管制,當然後果自負,騎到我附近卻不好好減速的,你自己保重吧。

有機會,我會以非常高明的方式,讓你出車禍的。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