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S.jpg

在我還會害羞的大學時,我有個很要好的女生好友,她的男人緣非常好,當然她也擁有男性市場巨量化的條件,比方說非常有親和力的嬌小身高,很多女生都在意自己矮,但事實上,女模身高不過是拿來意淫跟瞻仰用的,講好聽點是規格與價格都高,但反過來就是市場變小,反之,嬌小的女生如果比例良好,這才是真正的殺!不但能保持親和力、一樣有辦法維持高身價,而且除了不能當女模之外、在任何需要靠腦袋的職場都更佔優勢——也不是說高佻的女生就是弱勢,然而高佻的女孩少了裝弱勢這個選項。

身高與頗良好的比例以外,她最殺的其實是臉,最殺的點,就是看起來沒有殺傷力——是俏麗的,但非常溫和無害。很多女生都大學畢業了還搞不懂為何自己明明臉蛋正、身材好,在人氣上卻老是輸給個性好而外表與身材略遜一籌的女生,我只能說大學都念完了還搞不懂這箇中道理的人,直接自殺然後投胎換腦比較快。而我這朋友明明骨子裡暴力到破表,然而外表就是整個活繃亂跳小動物、只差沒有直接變成絨毛玩具之類的,男生跟女生都蠻喜歡跟她做朋友,在被一堆男生喜歡的同時也不至於與女生交惡。

我向來是騷貨的擁護者,但面對無害俏麗女時,騷貨通常還是得認輸的。

回到這個女生,我跟她在大學時期就時常保持聯絡——當時用的是電子郵件!超害羞的——大概每一兩季會出來吃個飯。然後,就只是這樣而已,並沒有變成男女朋友或其他需要進行體液交換的關係,再說她旁邊也一直都有愛緊迫盯人的男友。總之我們就以線上聯絡、偶而見面的模式保持友誼了很多年,直到她後來跑去英國留學才中斷。對我這種好友少得可憐的人來說,有任何人出國或結婚都是很哀傷的,這意味著能約出來胡說八道的人再少一個,也意味著自己逛公館然後吃台大牛莊的行程可能會多一次。

所以好友最近回國,我整個很開心,雖然她宣示兩年內要結婚又讓我再度哀傷起來了。重點是——應該已經有人按退出了,原來打流水帳就是這樣啊——最近出來吃飯時我才驚覺:我一直是她大學時期男友的假想敵,想說憑什麼自己的女友每幾個月就非要跟這不三不四的男人出去!媽的是出去吃飯,又不是去開房間,到底是在假想敵個什麼勁呀!不過這男人就這樣把我放在敵人的位置、放了個很多年,好友過去三番兩頭為此跟他吵架——我快哭了,這就是友情啦!——後來索性不吵,跟我出來都不報備了。

熱愛管制的各位,看到沒有?管的結果,就是這樣啦!

好了,那麼多年過去了,好友的大學男友都退場了、而且放話要結婚了,結果她這位仍有聯絡的前男友,仍然對我耿耿於懷,前幾天聽到她「又要」跟我出來——他媽的也兩年沒見面了——整個又酸起來了,開始翻以前的舊帳出來講,還說她這樣會對不起現任男友什麼的,幹!怎麼會有人失敗成這樣啊!女友跟其他男生出去抓狂成這樣就很弱了,連前女友的事情也要那麼計較!到底要沒信心到什麼程度、才會那麼害怕女友跟其他男生見面呀?不安全感那麼重,直接去養條狗吧!乖巧又聽話,聽說也很緊啦!

再說,要找假想敵,好歹找個史密斯先生嘛。找我這種幹嘛?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