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廿週年,我真的沒感覺。雖然很佩服那些挺身面對坦克車的學生的勇氣,但這代表我應該要有感覺嗎?感覺沒有應不應該的,我對你好,你就應該愛我嗎?每天多少人死於飢荒,你都有感覺嗎?沒感覺,就跟沒高潮一樣,沒什麼好可恥的。

可恥的是那些動不動就潸然淚下、滿口人權的漂亮空話,結果一路走來始終如一地依附權威、阻攔民主、踐踏人權的無能者與偽善家——對,就是在講胸部是真的、屌是假的的馬娘,事情做不好就算了,請把外貌打理好,畢竟這是你唯一的優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