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是有人拿電影、廣告、電玩或書籍開刀,事實上,要比危害,宗教才應該被禁!

正確來說,這裡談的是宗教組織、而非信仰,個人想要主張什麼或相信什麼都沒問題,然而一旦信仰延伸成組織、弊病必定產生,小至神化權威、大至反科學與傳播錯誤知識,受害者可謂不計其數,那些相信射擊遊戲會造成校園屠殺、搖嬰兒遊戲會害死嬰兒的人,以同樣的標準看待宗教組織,應該要得出嚴禁宗教組織、廟宇與教會即刻關閉的結論,或至少建立審查制、確信特定宗教沒有散播不良言論才準。

而禍害如宗教組織都能自由成立,憑什麼電影與電玩或其他東西要被禁?

也因為這樣,雖然我私心上非常希望所有教會與廟宇立刻被消滅——然而我不反對信仰,也不反對所有人在自由的環境下集結參與或討論信仰——但若政府企圖對宗教進行管制,我是絕對無法同意的,我不信任宗教領袖與組織,但我同樣不信任政府,倘若我們授權給政府管制宗教的權力,我們將製造出比宗教組織更邪惡而暴力的新權威,這對國民來說絕非好事,對熱愛自由的人來說,更是恐怖如世界末日。

所以,就算諸多宗教從教義到儀式都又蠢又笨,我們仍應該尊重其成立組織以及其他人選擇其為信仰的權利——如果有人選擇了錯誤的宗教、沾染了荒謬的知識、進而在人生中付出代價,我們也不需幫助他,反之,若其危害了他人的權益,針對這點進行處罰與討論賠償問題即可,沒道理限制其選擇宗教的權利。同樣的邏輯,應用在暴力遊戲、搖嬰兒遊戲、虐待動物遊戲,也是一樣,這就是自由的真諦之一。

不過,太多人搞不懂何謂自由與尊重,熱愛被管、也愛管人,只能說,犯賤至極。

開廟設牢房,囚虐信徒五十八天

記者吳仁捷、王述宏、黃其豪、楊培華/台北報導

以男子黃天霖為首的「宮廟犯罪集團」,在北縣三重市、基隆市開設私壇,脅迫信眾簽下「自願接受到家搜刮財物」等同意書,甚至要求加入加盟店,接受不合理的拆帳;若不從,則以手銬、腳鐐控制,再關入形同監獄的「靜修室」或雞寮、豬舍,黃姓被害人被拘禁長達五十八天,行徑兇狠、囂張。北縣警方昨天逮捕黃天霖等六人,依妨害自由等罪嫌送辦。

弟弟救大哥,被毆關豬寮

警方調查,黃姓被害人三月底脫困後報警,指稱一月底因家中不順遂,到三重市仁美街聖殿宮問事,但大哥(四十八歲)先遭囚禁,他出面營救,反遭藤條抽得全身是傷,整排門牙也被打斷。

被逼受管教,被迫捐家產

被害人說,他先在三重聖殿宮被囚禁、凌虐兩天後,隨後移往基隆山區豬寮及靜修室等私設監獄,長達五十八天之久;期間被要求簽下「自願接受神明管教書」、「自願接受到家搜刮財物」等名目同意書,甚至要求八旬老父簽下房屋等財產處分書,分割三份交由宮廟信託。

土城警分局長李永癸說,偵查隊及土城派出所幹員昨天凌晨出擊,到聖殿宮、基隆普願寺逮捕自封「師尊」、「上能元帥」的首腦黃天霖(四十四歲,傷害、強盜、竊佔等前科)、普願寺掛名住持謝出(六十一歲)、宮生林聖潔(廿六歲)、陳國緯(廿四歲)、魏建瑲(四十一歲)、王文福(五十二歲)六嫌,不過六人否認犯行,並追緝在逃的聖殿宮副住持陳瑞賓(四十八歲,陳國緯的父親)、代理總幹事陳瑞慶(四十七歲)兩兄弟,落網黨羽清一色穿著道服。

集團六被逮,都穿著道服

偵查隊長張明偉說,非法開設的聖殿宮主祀關聖帝君、普願寺主祀觀世音菩薩,但幫眾涉嫌以神明降旨名義,假借宗教信仰,佐以暴力,迫使被害人信教,並簽下各種名目的非法同意、悔過書,甚至要求加盟豆漿店,接受不合理拆帳,另查獲數十份管教同意書,警方呼籲被害人出面指認。

警方吃驚的是,昨天偵破該集團時,分別於聖殿宮發現數十張疑似囚禁被害信眾的行軍床,普願寺查獲靜修室、豬寮等私設監獄,靜修室內還比照看守所、監獄的如廁空間,宛如監牢翻版。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