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考慮把三一九鬼扯淡列為文化活動,還可請各級中小學舉辦相關作文比賽哦。

反思三一九:總統也要向民主法治低頭/聯合報社論

今天是三一九槍擊案五周年。五年前,兩顆子彈讓陳水扁在驚濤駭浪中當選總統,民進黨因而得以繼續執政;但五年後的今天,陳水扁卻因貪瀆案待罪看守所,接受司法審判,民進黨亦告下台。五年的滄桑,陳水扁由台灣之子變成貪腐罪魁,台灣民主則在惡政煎熬中緩緩覺醒。

眉批:如果陳水扁的下台意味著台灣民主的覺醒,那馬先生的亂政與國家機器漸增的濫權要代表什麼?三一九真他媽的有意義,可以讓諸位爛報與狗官玩那麼多年。

若非三一九事件,陳水扁當年能否當選總統,至今仍是一個謎。至少,以當時的民調,和他四年執政的窳劣,情況並不樂觀。選舉前夕的兩聲槍響,因地下電台的渲染使陳水扁以三萬票的差距決定了選舉結果。遺憾的是,此後四年,槍擊案的真相未能水落石出,陳水扁的統治正當性動搖,執政風格則越走越偏,完全辜負了人民的付託。

眉批:又是狗屁老調,也有民調顯示當時國民黨必輸,要採信那個?兩顆子彈與陳水扁勝選的因果關係,向來都是隨便大家說,陳水扁的確辜負了人民,但炒作三一九導致國家空轉的,卻是泛藍與其打手媒體,換言之,聯合中時就是空轉的幫兇!

作為陳水扁的搭檔兼槍擊案的「受益者」,呂秀蓮最近還在質疑三一九的真相;可想而知,多少台灣人民對此一事件迄仍疑竇重重。從二00四年「沒有真相,沒有總統」的群眾示威開始,到二00六年的百萬紅衫軍「反貪腐」圍城,地上畫了一個大「恥」字,都是人民對於在槍擊疑雲中產生的「偽總統」一次又一次的質疑。然而,儘管那些群眾運動聲勢驚人,卻無法在街頭扳倒敗德的執政者;於是,人民耐心地等待選舉,在二00八立委和總統選舉,用選票對陳水扁及民進黨進行制裁,在票箱前找回了他們心中的政治公道。

從台灣民意的展現看,上述民間意識的發展是一條軸線;而與之相對應的另一軸線,則是陳水扁恃權貪腐的墮落軸線。陳水扁連任後,毫無戒慎恐懼之念,反而加速濫權舞弊。從越權推動二次金改開始,他即一再藉端藉勢勒索企業;及至國務機要費案爆發,則仗著綠營的力挺,強渡紅衫軍反貪浪潮。最近扁案開庭,暴露出總統辦公室及玉山官邸各有一個保險箱,現金鈔票一麻袋一麻袋堆滿全厝間的景象,不啻形象化描繪出陳水扁的黑金醜態。到了那步田地,陳水扁遂一不做二不休,一面假藉「入聯公投」繃緊台灣政治神經,一面大舉將貪汙聚歛所得洗往海外。直到丟了政權,鎯鐺入獄,陳水扁仍繼續挾持民進黨,繼續摧毀社會公義,不願認罪道歉。

眉批:以上兩段沒意見,陳水扁做的醜事,該批的請盡量批。

陳水扁任內檢警公布的三一九結案報告,不到兩成的民眾相信那是真相;如果人民可以提出自己的心證,多數人可能會說:過去四年的政權是陳水扁利用三一九槍擊案而攫得,過去四年的國家則是被陳水扁操作統獨把戲所挾持。這失去的四年,不只是一個「偽總統」失德敗政而已,更使台灣在「世界變平」的年代閉關自守,在同儕國家飛躍的時候駐足不前,在競爭對手走向強盛之際,我們卻淪於內耗空轉。

眉批:早被踢爆的狗屁鎖國論再現,另外台灣空轉跟國民黨都沒關,果然是黨報。

儘管代價如此慘痛,但對人民而言,這麼多年的焦慮和煎熬亦非毫無所得。至少,台灣走出了民粹的噩夢,人民看穿了政治的虛偽,也學會了如何運用自己的力量。三年前,圍城的紅衫軍像岩漿似地在總統府四周流動,卻未發生暴力事件,民眾靜候到兩年後才用選票在票箱前教訓陳水扁與民進黨;這是理性的勝利,也是台灣民主的勝利。相對地,陳水扁在位時以元首特權逃過國務費的究責,卻在卸任後以更大的罪行面對司法審判;台灣的民主法治因他傷痕累累,卻也在創痛後變得更為堅韌。能使總統低頭的民主法治,始配稱得上是真正的民主法治!

眉批:紅衫軍叫做理性勝利,圍城叫做暴力超過預期,果然是擅長舔馬先生屁眼的報紙會寫出來的東西。另外,紅衫軍號稱反貪腐,卻不對國民黨動手,這樣的活動能得到那麼多人的響應、還號稱關乎理性,只能說聯合社論主筆腦袋相當有問題。

就像槍擊案造成的戲劇性效果一樣,陳水扁執政時,不斷用戲劇手法製造假象和高潮;但他自己最後由元首淪為階下囚,卻是一個反高潮。走過這些年的起伏煎熬,台灣政治已回到比較平實的軌道,至少人民可以自豪:不論台灣的民主步履如何艱難,但陳水扁這個刁鑽的貪瀆政客、民主叛徒,畢竟已被台灣的民主法治所制伏。回顧三一九,這或許是應有的省思。

眉批:國民黨完全執政、完全卸責、完全擺爛,政、經、軍政徹底惡搞,從立委到部長都吃相難看,如此軌道叫做平實,顯然我們不用怕世界末日。而陳水扁之所以能號稱民主叛徒,表示他曾經站在民主這邊,相較徹底威權與阻礙民主的馬先生與國民黨,仍是高出一截,這不代表陳水扁是好貨,誰叫比較的對象是腐爛的糞便?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