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次奔喪的經驗,讓我對許多葬儀業者非常的不屑。

軍火商發戰爭財,葬儀業者賺死人錢,特別是面對因為悲傷而手忙腳亂的家屬們,他們不但沒有專業的態度,連基本的體貼之心都沒有,工作人員在棺木沒多遠處坐在地上吃便當,樂隊成員吃檳榔、喧嘩兼講電話,沒有幾公尺遠就有許多身心俱疲又淚流滿面的家屬,這票人卻連裝出崇敬的樣子都辦不到,到底付錢給他們幹嘛?要不是付錢主事的不是我,我絕對會拿刀來殺光他們。

平常做神棍還不夠,關鍵時刻光會斂財、連演個戲也懶得配合?

這些人抬棺材的姿態,跟運送廢料與垃圾毫無不同,事實上我看過的清潔員對待垃圾是很專業的,處理廢料的人更是冒著危害健康的危險在做事,而這些搞神聖事業的葬儀工作者在幹嘛?他們以怎樣的姿勢、步伐與態度對待往生者的軀體、那承載了眼前付錢給他們的家屬無數關切與眷戀的軀體?我沒有看到,光這點我就覺得他們該死,而他們能這樣斂財,讓我懷疑根本沒有地獄。

正因為如此,《送行者》是部很美的電影,送行者,正確名稱是納棺師,必須冷靜、精確又充滿崇敬與溫柔地處理死者,讓他們備受尊重地、以家人都能認同的容顏走完最後一程。我喜歡他們替往生者淨身、化妝、穿衣的動作與步驟,甚至有幾秒鐘我都想去做納棺師了——不過這似乎是相當難認識女人的行業,還是算了——只要有足夠的堅持與敬意,任何職業都有其本身的美感。

本片唯有廣末涼子是敗筆,裝可愛太超過、表情僵硬過頭,該去檢查顏面神經。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