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應該永遠不會當場向任何政治人物嗆聲,當然也不會去嗆總統。

這當然不是基於尊重,我多看不起馬先生,在這裡應該是相當明白。然而如果有機會向馬先生嗆聲,不要說是我了,就算是整群抗議的群眾,也未必討得到便宜,之前的嗆馬遊行、圍城行動,那個討到了便宜?現在連貓纜都沒聲音了,這是全民拿消費券拼經濟的時刻!舉債幾百億、通通沒關係!動員那麼多人、流了一堆血淚——可能還不夠多,但,何必呢?——效果上竟然敵不過整批浪費人民血汗錢還害大家負債的消費券!同樣的事情重複那麼多次,還沒有覺悟嗎?我不是說不能或不該遊行,然而如果遊行完就解散、叫囂完就換話題談,那這一切跟演唱會有何不同?

同樣的邏輯,同樣能套用在跳出來嗆總統的學生身上。嗆陳水扁也好,嗆馬先生也好,在你們跳出來嗆聲以前,有沒有想清楚自己想幹嘛?那些隨紅衫軍嗆扁的綠衣女,有沒有想過嗆完之後、要幹嘛?有沒有發現自己的力量被更大的貪腐勢力利用了?同樣的,跳出來嗆馬先生的土衣男——幹!不是我在說,建中與北一的制服,還真他媽的有夠醜!人是很聰明啦,比我聰明太多,因為兩間我都考不上,不過,成功高中沒什麼優點,就是制服帥氣!——除了出風頭,你還打算憑嗆聲達到什麼目的?你真的能靠嗆總統獲得什麼利益嗎?跳出來亮相之前真的有用大腦想過嗎?

恐怕只有極少數想從政的學生仔細想過這些問題,剩下的?情緒發洩罷了,一樣是演唱會的等級。我沒有說這樣的行為「不能做」,事實上如果學校當真對這些學生進行處分,我絕對是把學校當局當狗罵——學校當局確實有不少是非不分的狗,這些人挾師長的光環,實際上只會對學生行使反智而邪惡的箝制——然而這是不同層次的議題,學校當局該不該侵犯學生的言論自由是一回事,學生行言論自由後會不會獲得關注、被貼標籤、進而得利或受害,是另一回事。而一般來說,受害的居多,受害的方式未必明顯,當你得罪了老師或學校,他們有的是暗地裡陰你的賤招。

這本來就是誰會使賤招、誰就有機會勝出的世界,我在這邊自顧自的、以爽為目的地寫部落格,我只在乎遊戲、練習與一部份的社群經營,我以政治人物或其他人為目標隨便罵,萬一被告了怎麼辦?一樣可以當事件炒作,反正媒體都是這樣搞,但即使這樣,我也不會白目到在這裡指名道姓地批評我的公司或主管,回到我的公司、即使聽到高層長官說出多麼蠢的事,我也不可能當面挑戰他,這就是現實,我的現實,諸位憑著熱血在學校跟總統嗆聲的學生,你們的現實是什麼?想以怎樣的方式跟這世界對抗?這問題你才能回答,手段與目的有沒有想清楚,你自己最清楚。

而如果你為的只是單純的情緒發洩,我只能說:有更便宜與安全的方式。而同樣是嗆總統,新聞的詮釋方式與校方的反應還真是差到令人莞爾。讓我想到之前看一堆曾經支持過紅衫軍的朋友,義正辭嚴地以和平為由譴責圍城綠軍,真是妙不可言。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