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朋友會問我,怎麼現在不大寫電影了?

週邊的理由還蠻多:工作變得更忙了、看的電影變少了,還要把時間留給聚會或讀書之類的東西,然而,真正的理由是:寫電影這件事,真的越來越無聊了,而且那種電影演到中間標題就已經下好、走出電影院就很想回家打電腦的感覺,已經不大會有了,也很少覺得電影非常好看、或極致破爛,大部份電影,就像包括我的大部分人的人生,不特別好、也沒特別壞,並非完全沒有感想,但也稱不上什麼啟發。

不過,畢竟電影的世界很大,要碰到還算喜歡的作品,總是有機會的。

《黑書》就是這樣的作品。我不會說它有多好看,雖然我確實喜歡導演保羅范赫文,他的《機器戰警》、《魔鬼總動員》、《第六感追緝令》都是類型電影的經典,《美國舞孃》評價很差但其實也算水準以上,《星艦戰將》素質很高卻被徹底誤解了,而《透明人》雖然負評很多,可是做為普通的科幻驚悚片,裡面不是血腥、暴力、色情都有了?他就是這樣的導演,什麼題材都能導、出來的結果也多半很好。

而《黑書》跟以上作品相比,算是平實得相當過頭,我原本期待范赫文能以更具節奏感的方式來呈現的,然而兩個多小時的電影,步調只能說穩健而單一,我不確定這是不是針對歷史題材所進行的專門修正,但就這點而言,我並沒有特別喜歡,就其中所蘊含的情緒、慾望、暴力或其他元素來說,本片頂多發揮了六至七成左右的力道而已,這對向來精於表現情色與暴力甚至情緒的范赫文來說,真的非常奇怪。

不過即使這樣,本片依舊相當不錯。

主角是女人、主要擔任臥底、又愛上了對手的情報官員,讓本片被冠上了荷蘭版《色,戒》的怪名,然而這兩片實在沒什麼好比的,有人喜歡大家閨秀,有人獨鍾放蕩酒女,青菜蘿蔔各有所好,而我將欣賞直接得多的范赫文、而非包了很多層又壓抑至極的李安,另外,兩片的重點真的很不同,《色,戒》擺明了是以愛情為中心--但有個馬姓笨蛋竟然看不出來--《黑書》的重點則是戰爭中求生存的女人。

主角身為被滅門的猶太人,她有著充分的動機要復仇,然而隨著任務的進行,敵我的分際變得越來越模糊,原本被認為極度邪惡的納粹軍官,其實私底下努力以職權維繫區域的和平,身為夥伴的荷蘭戰友,在面對荷蘭人與猶太人的利益衝突時,毫不保留地決定犧牲猶太人,而向來被視為忠實友伴的模範戰士與老前輩,實際上也有不為人知的過去,到頭來說,根本沒什麼人真正清白,也沒什麼人能逃脫迫害。

當大部分人多少都誤解、利用甚至迫害女主角的情境下,毫無政治立場、為了生存能與任何男人交好上床的女夥伴,反而對女主角付出了真正的理解、同情甚至協助,這真的非常諷刺,每個人都高喊著仁義道德、重複著自己承受過的痛苦與不得已,可是到頭來,一切的行為只是自私的合理化罷了,因為自私,所謂的正義、國家、同僚、朋友,都是可以背叛與拋棄的對象,沒有幾個人能逃脫這種人性的限制。

就劇情元素來說,這部片能看的東西,非常多,而且大部分都說得很明白而俐落,雖然在范赫文的作品中,本片從技巧到力量都顯得有點不足,可是劇情本身的能量算是相當充足,光是這點就跟《色,戒》完全不同,所以,喜歡歷史題材的朋友,應該是不會討厭這部片,不過,如果你非常喜歡李安,喜歡《色,戒》那種什麼都要繞了圈子來表達的隱晦敘述,那你可能不適合本片,本片根本是野蠻人的等級。

畢竟,這是部連替陰毛染色都非常輕鬆自然的作品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