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以為自己是特別的;事實通常不是如此。

只要有適當的前提,我們都會加入惡魔的陣營,我們高喊著真理與正義,展現的不過是純粹的暴力,在那其中,我們將無限地執著、極端的自信,絕不會懷疑自己、用盡所有資源踐踏異己,我們擁有手勢、口號、旗幟與火炬,於是我們忘記了,音量不等於真理,力量不等於正義,這時,總是有少數人記得人類潛在的邪惡、以及人類有多麼不完美,正是如此不完美的根基,造就了我們追求民主與自由的動力。

電影本身非常誇張:正值青春叛逆期的孩子順從得不像話,老師不過說了幾句話,他們不但徹底照辦,還變本加厲地自動延伸加強,希特勒幾年才達到的境界,這老師五天便達到了,而且完全不用塑造什麼封閉的空間,再加上孩子們以網路、服裝與行動所展現的組織影響力,簡直連友民黨都自嘆不如,至於那個連手槍都準備好的失心瘋傻小子,我只能說,班上剛好有個會掃射校園的變態,他們未免也倒楣。

不過,誇張歸誇張,我還是相當喜歡本片。雖然其見解未必多特別,但我非常喜歡其明快的節奏、以及呈現了所謂狂熱的危險。我未曾參加過如此狂熱的組織,倒是經歷過對政治還算有夢想的高中生涯,當時,陳水扁、趙少康、黃大洲三分天下,你可以在學校的很多地方看到實際上什麼都不懂的高中生激辯著那個候選人才能將台北帶向更美好的未來,已故的恩師甚至特別挪出一堂班會,讓支持陳、趙與黃的同學上台發表其支持的理由——印象中好像沒有人支持黃大洲,可能是礙於陳與趙陣營的高調氣勢吧!

現在想想,適當地加入幾個變數,我們或許也能淪落法西斯的情境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