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想要好好寫,越是寫不出來,所以,還是照例隨便寫。

整體來說,這是我這陣子最喜歡的電影,不敢說其多麼優秀,然而最近實在什麼看完會有感觸的電影。因為題材有趣的關係,我也買了原著,原著尚未看完、依目前看到的部分來說,本片從攝影、剪接到配樂都反映了原著冷旁觀而淡然的筆觸,前段是溫和版的《破天慌》,而主要篇幅集中於盲人在廢棄精神病院裡展現的原始人性,讓我想起高中時閱讀的《瘟疫》,除了後段有些冗長,全片的表現相當適度。

以上提到的適度,主要是讚許,不過仍帶有額外的遺憾。

本片雖然適度地延續了原著的基調,然而原著畢竟是文字,如此手法並沒有任何損失--是說,輕描淡寫外,原著把描述與對話相混又不分段的寫法,看起來真的有點令人頭痛--然而在影像的領域,這樣的描述方式卻有自廢武功之嫌,疫情擴散的過程簡單帶過沒關係,然而為何盲人的適應過程、心境轉折、遭致虐待與歧視以至於最後的殘酷鬥爭,也要描寫地那麼淡然呢?這難道不是對佈景與化妝的浪費?

好比說,對突然失去視力的人而言,要在幾乎沒有人幫助的前提下適應新生活,這可是活生生的災難,再加上衛生環境差,沒有多久,那裡就該變成遍地糞便、尿液、污垢甚至嘔吐物的恐怖垃圾場,這橋段電影有帶到,然而並沒有刻意去強調,甚至,本片的拍法,讓原本能產生無限壓迫感的條件大幅被壓縮了,於是要不了多久,似乎連觀眾們都開始覺得,這群可憐盲人的生活環境好像沒那麼髒亂而噁心了。

當擁有槍枝及天生盲人協助的暴君加入後,真正的重頭戲開始了,本片最殘酷的橋段,始於他們掌握了食物配給的權力,並且強迫其他的盲人以女人交換食物。本段凝聚了全片絕大部分的張力,封閉環境的暴力、混亂以致於文明的瓦解,都在這裡獲得了展現,然而,對我來說,這一段的拍法,實在是太溫和了!這群女人就算是去交易,但過程中仍帶有強暴的意味,有人甚至被打死!可是力道為何會那麼弱?

--適合文字的輕描淡寫,用在電影當然未必不可,可是,真的很可惜啊。

不過,去除以上的抱怨,這真的是個有趣的故事、有趣的電影,我還蠻喜歡眼睛正常的女主角眼見失明的丈夫與其他女人搞上的片段,很無奈、卻又如此無可避免,從她丈夫失明的瞬間,他們之間的距離就產生了,從她尾隨進入荒謬的封閉空間裡,他們的關係就注定要生變,因為,在這裡,她成了異類,現在的問題是,她真的毫無選擇,畢竟留在外面的結果可能是天人永隔,她的處境,是名副其實的悲劇。

我其實對茱莉安摩兒有點意見,不是說她演不好,只是,她在形象上實在是太強悍了,想到她曾在《人魔》裡演過克萊莉絲,害我老覺得她拿把剪刀就能把所有反派盲人殺光似的--相較於她,蓋爾賈西亞貝納反而顯得很娘,就算口出惡言、手中拿槍,氣勢方面卻完全比不上她,多麼不平衡的正邪對峙!最後,當她終於用剪刀刺死他時,我忍不住想:克萊莉絲,妳忍得也太久了!妳之前的勇猛是到哪去了!

話說回來,雖然我覺得她過度強悍,不過當她們完成了性交易、帶回食物以及犧牲的同伴屍體後,女人們一起用僅有的清水替死去的友人擦拭身體,這一段真的非常感人,在原始、殘酷、悲哀與荒謬之餘,又流露出詭異的親密感,沒有多久以前,這些人擁有著各自奢華、忙碌或平凡但遠比現在幸福得多的生活,如今她們為了食物放棄尊嚴、有人為此送命,最後大家還平靜地替她整理儀容,多麼真實而魔幻。

總之,這真的是一部好電影,雖然下檔得實在是太快了。

我一直在想茱莉安摩兒到底要怎樣才能顯得不至於過度強悍?這真的不是演技的問題,或許應該再瘦一些吧?片中的她,感覺可以輕易打倒許多男人。

馬克魯法洛的角色並不討喜,我不覺得他展現了必要的領袖氣質,不要說後來加入的野蠻人,我認為他連最初那票人都未必罩得住,只能說,好在老婆眼睛沒瞎、而且還傻傻地跟進來。

你覺得這個人像收費高昂的應召女郎嗎?我個人是覺得完全不像。

丹尼葛洛佛很適合演這種角色,想想《致命武器》竟然是那麼多年以前的事情了。

蓋爾賈西亞貝納與馬克魯法洛有類似的毛病,他身上有太多溫柔的氣息了,從酒保蛻變成惡霸的心境轉折完全看不出來,壞得太假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