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週末會去看《渺渺》。

為什麼國片老是要扯到同性戀?為何高中生就只能有戀愛與音樂?很多人看完預告片這麼說,我也曾經這麼說。話說回來,你我又有怎樣特別的高中生活?你是去過啤酒裡有精液的派對、還是發現過老是需要喝水的外星人老師?我相信,大多數人都跟我一樣,高中了不起參加了社團、跟朋友出去玩,還未必交過女朋友——以上,是以六年級生的標準,現在還有沒交過男女朋友的高中生嗎?——高中生活或許開心、或許痛苦,但整體而言,就是那麼平淡,這就是典型的台灣高中生活,除非你想看太妹霹靂火。

想拾起高中記憶的你,或者正在唸高中的你,難道要到《鴻孕當頭》之類的電影裡找共鳴?就算你唸的是美國學校,也不大對勁吧?如果你希望電影反映生活,那請用力回想:你的高中生活,就是這樣,男生大部分只會打籃球、打手槍與談女人,女生大部分只會談音樂、談飾品與看男人,我們就是這樣平凡地長大了,如何把這麼平凡的故事、以有趣而生動的方式說出來,這是電影人需要去考慮的問題。故事的基礎,可以很平淡,然而只要有好聽的音樂、漂亮的運鏡、不要太生澀的表演,這種電影就會好看。

每個年代的高中生,都有自己的故事,有些故事會變成電影。電影要怎麼說故事,交給編導,我需要做的,是單純的在電影裡尋找屬於我的意義,有些電影能讓我找到,比方說《藍色大門》,比方說《花與愛麗絲》,有些電影我什麼都沒感覺到,比方說《盛夏光年》,《渺渺》會是怎樣的電影,我還不知道,然而有的時候,觀賞高中生文本就是那麼令人期待的一件事,可能是故事本身,可能是劇中無關緊要的成分,都有機會挑起每個人珍貴而熟悉的記憶,這也是我喜歡高中生文本、以致於青春文本的原因。

突然很好奇,大家都記得高中的什麼?我立刻想起來的,是地下室的工藝教室,還有樓上的籃球聲。

補充:《渺渺》的官方部落格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