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重新看《怪物》的時候,突然想起這家店。

肌骨清標記著我美好的大學時光,結合了漫畫王與自助吧,雖然規模不算大,但熱門的月刊與單行本都找得到,自助吧提供五種左右的飲料,另有泡麵、厚片、貢丸湯,不定時還提供三杯雞、紅燒牛肉、咖哩、關東煮之類的熱食,以上全部可無限取用,印象中每人要價不過兩百多。沒地方去的時候,可以和女友在那耗大半天,那裡也提供包廂,雖然僅以布簾遮著,夠膽的也能溫存一陣,這就是所謂的青春。

我就是在那認識了《怪物》,剛開始,我無法接受浦澤直樹略為單調的筆觸,然而《啟示錄》的文字吸引我繼續看下去,我從此跌入天馬、約翰、安娜、倫克與葛利馬的世界,單行本發行得比政府改革的速度還慢,同時間,我不小心考上了研究所,喜歡的老師意外過世,跟女友分手、復合、再分手,碰到其他女生,離開她們、她們離開,夾雜在很多事情中,《怪物》完結篇了,美好的大學時光正式結束了。

忘了什麼時候開始,我不再造訪肌骨清。不過,每次在晚上經過公館,看著捷運公館站旁邊樓頂的亮光,我都會想起這間店,不怎麼入味的三杯雞、隨著冷氣輕輕飄動的布簾、塗滿奶油的厚片,還有散落在桌上的漫畫,現在,不可能再去這種地方了,就算要去,也找不到合適的人一起去,就像現在不可能在漫畫王或者中正紀念堂之類的地方約會整個下午一樣。那是以前才會做的事,也是以前才做得到的事。

只是,如果可以的話,我還真想再去一次肌骨清。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