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我手上有個題材,無須涉及造假或毀謗,沒有洩漏隱私之情事,貼出後即可獲得百萬人次的流量,然而,這題材有負面效應,比方說激發心靈脆弱者自殘、甚至自殺,如此,我是否會利用這個題材?當然會!沒有造假、沒有毀謗、沒有侵權,再加上我有言論自由,何樂而不為?你可能要說,媒體不同於個別部落客、應該訴諸更高的道德,然而,這並不是什麼能力越高、責任越高的漫畫烏托邦,這是個大家都會依照誘因反應的世界,或許有特例,但大趨勢不會變,而現實是,大眾渴望腥羶、聳動、荒謬,媒體只是滿足這樣的需求,這現實如果不變,媒體就會繼續以合法或非法邊緣的手段殺人,助長這個趨勢的,是收看這些媒體並追求自利的你我。

主播懺悔/靳秀麗

二OO七年人力銀行針對台灣媒體調查,有八成四的記者想轉行。因為媒體生態變質,記者工作越來越沒尊嚴,其中又以電子媒體的文字記者最不快樂。

我個人在兩年多前,也因為工作越來越不快樂,終於下定決心離開商業電視台,回歸大愛電視台。這當中也是經過一番掙扎,畢竟花花世界多彩多姿,充滿誘惑。但是兩起新聞事件重重撞擊我!

其一是台北捷運車上,一名男大學生對女生毛手毛腳,記者向捷運公司取得畫面後,各家新聞頻道立即猛播狂播,強力放送。還有主播唯恐觀眾錯過畫面,在一小時的新聞裡,再重播了一次,並且以「大學生伸出鹹豬手」等不堪的言語形容這起事件。第二天這名男大學生被發現在宿舍上吊自殺。

另外一起新聞,則是中部一所國中老師和班上女同學談戀愛,媒體也是用極其聳動的標題如「夫子與未成年女學生不倫戀」來強化這則新聞的非比尋常。其實這事早已爆發,老師與學生家長已在警局和解,只待時間療傷止痛。豈知這起舊聞被媒體知道後,再冷飯熱炒成重大新聞,無疑是在傷口撒鹽,這名老師受不了自責也自殺了!

這兩起事件,賠上兩條人命;我雖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同樣的,今年七月在考試院長提名審查過程中,企業家白文正先生也在媒體的追逐中發出最後的悲鳴,可謂是另一樁媒體殺人事件。媒體殺人或許殺死的不是人命,可能是一個人的慧命、清譽或善念,真的不可不戒慎小心哪!

因此在拜讀鄭泰安博士新著《媒體與自殺》研究報告指出,媒體密集報導二OO五年倪敏然事件,造成自殺身亡和企圖自殺的人數明顯增加,也造成憂鬱症病人企圖自殺的人數明顯增加,我深受震撼之程度甚鉅。

回想當時,這起新聞被高度聚焦,前後將近三個星期,每天都盤據新聞頻道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的時段,記者除了巨細靡遺報導,並且被迫要不斷發掘或創造新的新聞點,以滿足龐大的篇幅需求。我個人在主播台上,一邊看著友台的相關報導,轉而要求台內採訪同仁的報導還要再加料,以求更勝一籌。回想當時的所作所為,原來自己也是共犯集團之一份子,如今深自懺悔,懺悔是提醒自己不二過。

誠如我的師父證嚴法師提醒從事人文工作者,除了「報」更要「導」,報真還要導正導善,讓媒體之大用,致力於人文的清流救世!鄭先生的研究成果,也才能發揮正面積極的功效!

作者為慈濟大愛台主持人,前東森主播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