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向來不相信尊師重道這回事,畢竟,教職從來就不是什麼道德與良知的保證。

台灣四百年來未有之尊嚴/石之瑜

蘋果刊出一整版對馬英九兩岸和解政策之質疑與批判,萬變不離其宗的就是對台灣主權受傷害的顧慮。然而,兩岸邁向和解,中華民國體制在台灣六十餘年的傳承,將不再是任何人圍剿或割捨的對象。台灣人民正享有四百年來未有之尊嚴

眉批:台灣不需要被圍剿,因為我們的政府不會反抗;台灣沒機會被割捨,因為我們即將被雙手奉上。

永遠渴求有人道歉

必先有加害者,尊嚴受傷害的感覺才合理。倘若加害者不存在,就必須直接面對自己的存在。然而,台灣人民若不能面對自己獨自存在的話,則只能仰賴想像某個加害者,然後將自己依附在加害者的對立面,透過挑戰不可能的目標,醞釀痛苦與悲情,來感受自己的存在

眉批:以上假定加害者不存在,但如果加害者真的存在,我必須假定石之瑜瞎了眼、失了心。

台灣主權獨立的主張從來沒被接受過,但陳雲林來求和,放棄消滅中華民國的長期立場,迴避對抗,卻更駭人聽聞。他如果侮辱台灣人,說不定讓台獨作家們感到世界仍然是可理解的。慘的是,陳雲林不再侮辱我們,甚至小心翼翼,希望都不要刺激到任何敏感點。沒想到這更恐怖,顛覆了以對抗與受壓迫來自我認識的台獨。邀請陳雲林來和解的馬英九,就是摧毀台獨世界觀的罪魁禍首

眉批:毒奶問題都過了多久才道歉,那麼多的飛彈、那麼大的演習都看不見,石之瑜果然瞎了眼。中華民國不需要中共來消滅,馬先生可能會親手將其毀滅,至於台獨的世界觀,離毀滅很遠,真正毀滅的,是石之瑜的常識、良心與視野。

台灣的根本問題是悲情,不是陳水扁及其擁躉的貪污與暴力,更不是揮動橄欖枝的陳雲林包藏禍心。就算陳雲林跪下來對台灣人民道歉也沒用,像馬英九早就道歉過千百次,不是也沒用嗎?悲情的徵候之一,就是永遠覺得自己被挑釁,永遠渴求有人對自己道歉。十月廿五日大遊行自始無關施政不佳,而是兩岸和解後,台獨將失去一套被挑釁與被打壓的劇本所致

眉批:台灣根本的問題是,當權者者與無恥學者將現實問題扭曲成情緒問題,這也是他們的精神問題。

從國共和解到兩岸和解,國民黨對北京從無讓步可言,國號沒改,國歌照唱,國旗沒降,國軍未撤,北京卻欣然接受兩岸現實,也接受馬英九是台灣最高領導人。這表示馬英九對陳雲林更毫無讓步可言,陳雲林絕無可能在台灣公然否定他是總統,也不可能否定中華民國體制。他甚至會避開名稱,間接的形同接受台灣的制度現實,而陳水扁與蔡英文則要推翻中華民國與推翻馬英九,甚至不擇手段利用貪污犯來達此羞辱他的目的。

眉批:從殺朱拔毛到全面傾中,中共對台灣的飛彈越來越多、演習越來越精確、打壓越來越明顯,石之瑜大概是活在異次元,才會連那麼簡單的事實都無法看見。

失去悲情瘋狂煽動

向陳雲林示威或試圖傷害他的,其實是想刺激大陸採取打壓台灣的政策,因而可以讓台灣人民繼續悲情下去。當台灣不再被打壓,台獨反而更加因為悲情失去對象而瘋狂煽動對立。馬英九不喜歡被打壓,也不喜歡自己人民被打壓,所以致力讓兩岸相互打壓的場合無法出現。但是台獨淪陷在悲情裡,不能自拔,因而看不清楚,台獨一直都被尊重,馬英九對台獨向來尊重,也要求北京尊重,現在,北京就真的對台獨幾乎完全忍讓,但這竟然是台獨最不能忍受的

眉批:北京對台獨幾乎完全忍讓?台獨本來就是我們的權利,就像說屁話是石之瑜你的權利,北京忍或不忍,都一樣是在放屁。中共對台灣的打壓,從政治、娛樂、經濟到衛生領域,無所不在,對這些東西視而不見,也是石之瑜你的權利。

製造悲情可以得意一時,但台灣將因為陷入悲情而長久建立不起自尊,變得日日夜夜要別人對自己道歉,別人也無法尊重。陳雲林對馬英九的尊重,遠遠超過蔡英文對馬英九的尊重,馬英九卻沒有覺得蔡英文打壓他,反而蔡英文覺得馬英九不尊重自己。可見,越是為破壞,自己就越覺悲情,豈能容許台灣人民接受四百年來未有的尊嚴!

眉批:馬先生對蔡英文哪裡尊重我不知道,但我確定馬先生不尊重民意、不尊重市場、不尊重反對勢力,所以不承認自己無能,多次迴避群眾抗議,多上萬的民怨又拒絕傾聽;而在此前提下道出以上言論的石之瑜你,則不尊重事實,如此而已。

作者為台灣大學政治系教授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