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涉及本片之劇情與結局。

我知道奪魂賤老頭的廢話很多,也知道他收了徒弟以後廢話會更多,然而,我沒有想到,《奪魂鋸五》會用超過一半的篇幅來呈現他的廢話!還冷飯熱炒、將前四集的情節拿來重演!幹!誰在乎?重點應該是新的肉票、新的機關、新的肉塊吧!更可怕的是,老肉票是怎麼死的並未回顧,只回顧怎麼抓來的!這簡直是沒有露點的色情片大剪輯!編導到底在想什麼!奪魂賤老頭應該直接把編導抓去虐殺才對吧!

廢話那麼多,僅存的殺人篇幅,也缺乏氣魄!奪魂殺人機關,怎麼能用炸彈?瞬間把人炸碎,算什麼英雄好漢?秒殺砍頭,又有什麼看頭?殺人如果要比快,《追殺比爾》才夠帥!奪魂老頭這邊,當然要按部就班慢慢殺、讓人哀嚎又抓狂,這才是此系列的強項!結果,只有開場的大斧開腹算厲害,最後的鋸手取血也算夠看,而前者甚至不是出自奪魂賤老頭的手!如此乏味的第五集,教人要怎麼期待第六集!

殺人場面缺乏氣魄也就罷了,更令人憤怒的是,連殺人的計謀也退步了!

先介紹肉票,總共有五人,分別是強悍女建商、傻氣女官員、躁進笨毒蟲、狠毒男記者與金髮女消防員。設定上,這五人要齊心克服四道關卡,不但要同心、還要抵抗人性,才能一起存活。當然,奪魂老頭不會讓大家輕鬆過,所以會用計激發生存本能、誘使肉票踐踏他人,引用奪魂老頭的說法:只要你能洞悉人性,你就會知道,他們根本沒有機會!這才是奪魂老頭的真心話!教化是假,想要殺人才是真的!

關卡部分,每個關卡都裝置了炸彈,逼迫大家要在限時內想出答案。

第一關,肉票的脖子被鎖在相連的纜線上,每人眼前都有鑰匙可以開鎖,然而只要有人往前,其他人就會被勒住,並開始六十秒倒數,時間到,纜線會被強制拉平,尚未逃脫的人會被斷頭。正解是:五個鎖是一樣的,由靠近軸心的人衝出去拿鑰匙,再用同把鑰匙替大家開鎖,就能解救所有人,然而,由於難以察覺鎖是一樣的,所以肉票們會各自衝去拿鑰匙,導致時間不敷使用,女消防員也因此當場被斷頭。

第二關,現場有三個鎖住的避難室,鑰匙被藏在玻璃瓶裡,肉票必須在時限內找到鑰匙,才能在避難室中逃過炸彈爆炸的衝擊。正解是:有的避難室空間較大,總體而言,五個人都可以躲進去,然而,在時間壓力下,肉票會以為只有三人能活,所以會導致互殺。在此,女官員因為不滿男記者的冷酷,所以打傷了他,害他被炸得粉碎,真是愚蠢的步數,要殺也應該先殺敗事有餘的笨毒蟲,記者應該晚點殺的。

第三關,肉票必須儘速阻斷五道電源、才能打開鐵門逃走。正解是:五人應該各自承受電源,不用致死也能全數逃走,然而少有人會立刻想到這點,再加上已死了兩人,連肉票都習慣見血,於是,女建商殺了女官員,用她的肉體阻斷五道電源。好笑的是,女官員在死前,還企圖殺掉毒蟲!真不懂這女人在想什麼?之前男記者也想殺他,她還很有正義感地阻止他!如今卻又自己動手?如此不可靠,難怪欠殺!

第四關,最後一關,有個盛裝血液的機器,將手伸進後會進行鋸裂放血,唯有盛裝足夠的血液,逃生的門才會打開,正解是:五人共同分攤出血量,不會致死、也能共存,然而這是痴人說夢,因為一旦動脈被切開,出血量根本無法控制,任誰都會休克致死,這畢竟不是開瓶蓋倒果汁,足見奪魂賤老頭真是賤到家!於是,一路活到現在的女建商與笨毒蟲把手伸進去後,都造成了無法彌補的傷口,最後一起死。

--疑點:笨毒蟲的手明顯裂成兩半,女建商的卻沒有,難道她是新的內應?

話說回來,雖然每個關卡都有人性陷阱,但要逃脫,也不是完全不可能。

以第一關來說,就算不知道鑰匙可共用,也能透過協商以較快的速度解開所有鎖鍊,第一人取得鑰匙脫困後,可幫助第二人取得鑰匙並脫困,將時間留給第五人取得鑰匙後幫助第四人,第三人可自己取得鑰匙,亦可讓以上兩組有空檔的人出手協助。這個方法,可以在已知資訊最少的情況下共同活命,也能建立基本的信任,如果大家能靜下心來、不隨便開關門、不隨便碰撞拉扯,共同存活的機率自然能大增。

以上的假想,當然有過度理想化之嫌,畢竟,笨毒蟲與女官員是極不穩定的因子,要在有限時間內讓兩人冷靜下來、按計畫行事,實在非常困難,再加上第四關實在太過欺負人,就算假定動脈被切成那樣不會致死、如此機關也會讓肉票陷入囚犯的困境,畢竟,總會有人想撘便車、佔人便宜,最後很可能導致大家一起死--所以,致勝的關鍵,在於看誰狠得下心,殺一人以其血救大家,這似乎是唯一的解法。

至於那位執迷不悟的探員,我真搞不懂他在幹嘛?跑過那麼多現場,有什麼幫助?又不是重新蒐證,不過是根據檔案做出預設的想像,如此,在家想像,不就好了?何必在沒有支援的情況下、讓自己陷入危險?為何不想得周延一點,再把自己得到的結論交給上級甚至直接公布?白癡真的沒藥醫,活該最後被壓成肉醬,到頭來,他唯一令人佩服的地方,就是快要被機關溺死時,果斷地刺穿了氣管以獲取氧氣!

那一刺,還真的挺厲害的。到底為何不會刺死自己啊?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