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不覺得蔡英文做得多好,但我非常慶幸,沈珮君並不是蔡英文。

假如我是蔡英文

聯合報╱沈珮君/聯合筆記

假如我是蔡英文,我會送民進黨同志一人一本「世界又熱又平又擠」。不是因為五十萬人上街頭又熱又平又擠,而是這本綠能革命的書宣揚「綠是一種新的愛國主義」。綠,不就是民進黨的圖騰顏色?

眉批:世界或許又熱又擠,但絕對不平,連台北與屏東之間都不是平的,世界能有多平?而如果沈珮君跟馬先生一樣,對這幾十萬人上街頭的動機毫無認知的話,這樣不平的現象,只會繼續擴大。

假如我是蔡英文,我不會不知道建國的可能性等同於零,與其把台灣的精力全部消耗在這個死胡同,不如讓大家一起做一個有可能、有意義的「台灣夢」,讓台灣成為一個真正的「綠」島。

眉批:請問台灣是不是主權獨立的國家?只要答案為肯定,建國就是大家共同的目標,沒什麼好模糊的。偏偏就是有個百年糞坑黨與周邊的粉飾媒體,以模糊的語言與混亂的觀念,創造了無意義的歧異。至於那些昧著常識與良心,一邊投票選總統、一邊淡化台灣主權的混蛋,我只能說,無恥至極。

假如我是蔡英文,我要闡釋民進黨的「綠」:綠是和平,任何情況絕不使用暴力;綠是博愛,堅決擁護多元文化、多元種族;綠是生機,應優先鼓勵人民在生活中作環保,發展綠色能源、綠色經濟,成為綠色產業的世界領導者,並以此為台灣的終極夢想。

眉批:多元文化與多元種族,必須以自由與主權為基礎,沒有這些東西,以上都是廢話。暴力應該被否定,無論暴力來自藍、綠以致於中共,都必須持同一標準,而如果有人有意識地姑息特定陣營的暴力,這就叫做幫兇,叫做曖昧的暴力,沒錯,我就是在說國民黨,在說沈珮君,還有沈珮君的報社。

假如我是蔡英文,我會自問:其他國家如何才支持獨立的台灣——她有獨特性嗎?有不可替代性嗎?失去她,是世界無法彌補的損失嗎?

眉批:沈珮君有獨特性嗎?有不可替代性嗎?失去她,是世界無法彌補的損失嗎?以上答案都是否定的,所以我能踐踏沈珮君的權利、以暴力威脅她嗎?玻利維亞是很重要的國家嗎?把她全滅了,真的有很多人在乎嗎?如果以上答案都是否定的,請問沈珮君的重點是什麼?創造台灣的獨特性與不可替代性,跟追求台灣成為正常的國家,有衝突嗎?不都是台灣政府應該努力達成的目標嗎?

假如我是蔡英文,在金融海嘯席捲全球,在美國夢成為泡沫,在三聚氰胺變成「中國崛起」之路的巨石時,在馬政府信心指數跟股巿一樣不斷破底時,民進黨應撥開層層烏雲,跳出來指點台灣一條陽光大道。

眉批:這點,倒是說得不錯。民進黨不能光靠反對成事,必須能夠提出更好的行動方案。

假如我是蔡英文,我不會擔心台灣的主體性。台灣不是今天才這麼小,台灣也不是今天才不能進聯合國,台灣更不是今天才有兩岸問題;但台灣曾經是世界許多產業的第一,現在,台灣更應在綠色產業上搶第一。綠色產業不僅是門檻高、最具未來性的明星產業,還能把「愛台灣」擴大為「愛地球」,讓「愛台灣」不只是台灣人的追求,而是世界的人都愛台灣,因為台灣是地球的保護者,人類的模範生,台灣小而美。

眉批:台灣的主體性不用擔心嗎?從基礎教育到國安政策,都與主體性認知有關,也與全民共識有關,這些事情,被如今執政的國民黨搞爛了幾十年,直到現在,他們還為了自己的利益模糊其詞、胡亂行事,這件事不被討論、批判與挑戰,難道要放任他們繼續亂搞下去?另外,經濟議題跟主權議題,難道是互斥的?不能一邊爭取主權、一邊發展產業?另外,要搞綠色經濟,也該建議現在的行政院長、經濟部長,現在是沈珮君搞錯了,還是他們睡著了嗎?

假如我是蔡英文,與其用扁式語言去搶扁的支持者,不如放棄扁的支持者,給大家一個美麗的、綠色的「台灣夢」,號召更多真正有志一同的人,創造讓人尊敬的台灣國。

眉批:這我同意,民進黨不可能光靠現在的論述戰勝國民黨。

我當然不是蔡英文,但蔡英文必須是蔡英文,她帶領民進黨的方式仍然只是上街喊口號嗎?

眉批:在野黨的主要職責,不就是批判執政黨?上街喊口號,不就是展現民意、進而影響執政黨?確實,民進黨還可以做很多事,然而,國民黨做錯了更多事,對於此,沈珮君不會多罵,沈珮君的報社不會多罵,所以,當然要靠民進黨與其他人一起罵!如此天經地義之事,我不知道沈珮君有何疑惑,特別在馬先生的領導力不彰、執政團隊頻耍智障的當下,沈珮君不知道哪來的閒情逸致,在這裡揣摩蔡英文怎麼想?幸好,沈珮君不是蔡英文,蔡英文有很多改善的空間,然而如果把蔡英文換成沈珮君,綠色產業未必能做起來,大家不見得會變得更博愛,然而可以確定的是,國民黨將可以更肆無忌憚地擺爛!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