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有人說,台獨是假議題、尊嚴沒有意義,不好意思,以上兩者都是錯的。

只要台灣不是正常化的國家,台獨就是可以操作的議題,台獨本身就是一個光譜,從最狹隘的台灣民族主義、到最寬鬆的促使中華民國被承認,都算是台獨,而這一切可以簡化為:讓台灣被全世界承認為獨立的國家、擁有與中共對等的政治地位。以上,發生了嗎?還沒,還早得很。你可以批評民進黨利用台獨炒作話題,可以批評陳水扁過去喊台獨、當總統不台獨、現在又喊台獨很卑鄙,然而,政黨與政客的胡作非為不能與理念本身混回一談,我不會因為過去崇尚威權的馬先生自稱民主,就否定民主的意義。

而尊嚴有沒有意義?如果將尊嚴與面子混為一談,當然會認為沒有意義。

問題是,尊嚴本來就無法獨立於其他元素,這牽涉到現有的實力、提升實力的企圖、互動中的許多基本堅持,以及其他東西。馬先生在許多場合不被稱做總統,這件事就是尊嚴議題,這不只是面子問題,如果不叫馬先生總統、台灣有辦法贏得其他的實質利益,那真的不會有人擔心,民進黨再怎麼炒作也沒意義,問題是,在稱呼的問題以外,眼見各種談判結果,馬先生的堅持都沒有被看到,身為台灣總統,沒讓人感受到台灣的優先性被尊重,如此的大項目,與稱呼上的小項目,自然就被納入尊嚴爭議的領域。

你可以怪民進黨非常泛政治化,但不要忘了,國民黨也一樣,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不要忘了,台灣現在的境地,就是國民黨搞出來的,在台海情勢我強他弱的時候,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老朽意識型態讓國民黨一錯再錯,失去大好的國家正常化的機會,還以錯誤的大陸軍政浪費國家資源,如今天平的高低互異,台灣的各項籌碼不如當年有力,國民黨在各項議題的談判,還更加無力,對此,批評民進黨的人,可不可以稍微想一下:造成現況的國民黨,如今繼續在當家,將此爛攤子收拾好,不就是他們的責任?

如果同意以上的命題,不就應該以更嚴格的標準,檢視馬先生等人的每一步?你可以討厭民進黨,不管那些白癡怎麼想,我也不喜歡民進黨,問題是,在言論市場裡,不喜歡民進黨不等於支持國民黨,批判國民黨也不一定要支持民進黨,而現在顯而易見的事實是:國民黨擁有最多的資源,應該負起最多的責任,不監督它、批判它,那要監督誰、批判誰?批判陳水扁?批判民進黨?他們是因故被解約的包商,責任也正在釐清中,而目前真的會造成大影響或大危害的,明明就是佔據政壇版圖的國民黨與馬先生!

當然,如果政治對你來說只是娛樂,那想監督誰、謾罵誰,真的都無所謂。而在此,我可以承認,政治對我來說,雖然帶有些微的知性意味,但確實比較接近娛樂。

別讓「一句稱呼」,搞得兩岸皆輸

聯合晚報╱記者高凌雲

大陸海協會會長陳雲林下周與馬英九總統會面,稱呼馬英九為總統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要陳不稱馬為總統,綠營人士藉此理由抗爭已屬必然。政府如果認為兩岸關係必須朝穩健開放的方向發展,就必須拿出行動及誠意處理國內藍綠在兩岸議題上分歧的局面,同時拿出談判的具體成果,說服人民支持政府兩岸政策

眉批:如果辦得到,當然很好,然而,我們幾乎可以擔保,以上是辦不到的。在馬先生的德政下,我們早就在政治、軍事與經濟上做出了諸多退讓,退到這種地步,籌碼幾乎已經攤光,要是沒有籌碼,你拿什麼去談判?要跳脫衣舞給大陸人看嗎?

為何一定要在這個時候來?

馬總統以史上最高得票數贏得總統大選,但不到半年,國人之間對兩岸議題的分歧及對立,似乎已經到了比前政府時期更嚴重的地步。馬政府在此刻執意讓陳雲林來台,事前又無法有效溝通、化解在野黨的歧見,據了解連大陸方面都不解,為何此時一定要陳雲林來

眉批:怪哉,大陸與台灣,誰大誰小?誰有本事堅持?誰會相信大陸官員會依照台灣的堅持決定行程?要是以上說法為真,我還真想知道馬先生憑什麼硬拉陳雲林來台!

大陸方面原本期待,陳雲林的來台,至少是在台灣內部有絕大共識,且真能以禮相待的情況下,但不料如今卻連中南部也不能去,只能待在台北,且還得時時刻刻面對在野黨的抗爭,以及警力的安全維護。在這種場面下進行歷史性的台北江陳會,大陸方面也始料未及。

眉批:這個段落也很可愛,大陸對著台灣最顯著的,是滿坑滿谷的飛彈,而不是滿懷的同胞愛,從疾病到食品衛生議題上,大陸對台灣也是阻礙多於支援、拖延多於承擔,既然如此,憑什麼期待台灣的人歡欣鼓舞、心平氣和?難道要台灣從南到北一起鋪紅地毯、在一起舔地板不成?

江丙坤當初稱胡錦濤「總書記」

除了先前發生的毒奶等事件,等陳雲林真的到達台北後,如何稱呼馬總統的問題必然會造成相當效應,而且恐怕還不只限於綠營人士會反彈。先前,海基會董事長江丙坤在北京稱呼胡錦濤總書記,沒有稱呼對方為中共國家主席,現在,我方面臨的問題是又如何能夠反過來要求對方稱呼我方的領導人為總統。究其根本,這種互動方式,就是兩岸開放以來,雙方追求的擱置爭議態度

眉批:擱置爭議,哪有什麼爭議!如果國民黨願意公開、明確、嚴正地承認台灣的自主地位,並且與民進黨以致於全國人民取得台灣作為獨立國家的基本共識,進而凝聚全國人民一起將台灣的主體性發揚光大,現在還有這個問題嗎?自己造成的錯,現在回到自己身上來,這就叫做自食惡果。

尊嚴何其抽象!又何其沉重!其實這也許是個假議題,但也不應太忽視。民進黨主張的維護尊嚴與主權,是策略上預先設定一個完全不可能在兩方談判時達到的絕對標準,為後續的激烈抗爭賦予合法的理由,民進黨在乎的是透過抗爭,延續政黨的動能與存活,人民迫切需要透過兩岸開放解決的許多問題,民進黨不在乎。不過,民進黨的「主權」、「對等」、「尊嚴」牌,某種程度也反映了馬政府上任後與對岸互動時,的確忽視與不足之處

眉批:民進黨確實擅長炒作政治議題,但以上也太美化國民黨了吧!透過兩岸開放解決的什麼問題?失業率?就學率?還是食品安全?國民黨何止不談主權、對等與尊嚴,國民黨是全面性的、什麼也不管的亂搞呀!民進黨是泛政治化,國民黨現在是泛智障化,哪裡有比較好?

我方要保持「相對的尊嚴」

當然,台海兩方從炮火交戰,台灣戰機入侵大陸,派兵襲擾大陸沿海,走到今天能夠坐下來談判的地步,已經在互不否認對方的務實態度上,走了很大的一步,雙方坐上談判桌,就已經初步地、務實地擱置爭議。

眉批:罔顧顯而易見的事實就以為能取得共識,這就做自欺,不叫務實。

談判是用務實態度,處理迫切需要立刻解決的問題,只有擱置爭議,才能夠讓談判順遂。談判雙方都不應否定對方,任何一方爭取維護尊嚴是必然的,但尊嚴並非絕對的,是相對的。除非不想談,不想解決問題,堅持絕對尊嚴,只會讓談判停滯不前。不過,互動過程我方要保持「相對的尊嚴」,卻是絕對必要和應堅持的。

眉批:談判的前提是雙方都握有對方需要的東西、共同攜手步向雙贏得的局面,請問,我們手上還有什麼大陸需要的東西?這些東西,大陸要付出什麼代價才能得到?溫文儒雅的馬先生,讓這個代價降到最低,根本是跳樓大拍賣,哪來的談判?

馬總統可以一再用自稱總統來對人民宣傳,或者以「我的總統身分無論何時何地都不會改變」來自我安慰,但陳雲林如何稱呼馬,才是大家都在看的。誠然,要陳雲林稱馬為總統,是強人所難,也是在野黨已預設了抗爭必然發生的場景。但這是政府必須面對的問題,不能迴避,如何解決,除了談判獲得重大成果,對國人有所交代,恐怕馬政府必須更有智慧地處理兩岸議題。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