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說真的,北一女那套制服,還真他媽的有夠醜!

到底是怎樣的色盲,才會配出那麼愚蠢的配色?黑配綠?這是哪門子的異形配色?比郵差服還醜!美國的橘紅色牢服都時尚多了!聽說制服代表的是對學校的認同,好樣的,做得那麼醜,是想考驗學生的誠意嗎?還是說學校當局想透過醜制服傳達外表不重要、內在是王道的舉世真理?果真用心良苦!不愧是教育界至福!然而,我還真的想不透!從朝會到制服,這些都是軍國主義的極權餘毒,為何那麼多知識菁英到今天還死抱著不放、彷彿少了這些東西,學生就會失去了認同、不守規矩、就沒辦法好好學習?

更直接地說,北一女有什麼好驕傲的?當然有!全台灣最強的知識女青,幾乎都在這裡!當然值得驕傲!不過驕傲的點,可不是制服比較醜!知識上的優秀、思考上的自主,以致於未來的成就,才會是驕傲的來源、認同的根本吧!跟制服有什麼屁關係?要不要問一下土城看守所裡頭的犯人、對看守所有沒有認同感呀!話說回來,今天好像也沒有北一女的學生跳出來反對制服,不過是很單純的、想舒服一點地進出校門而已,這樣也不行?能不能請北一女高貴的管理當局用合乎邏輯的方式告訴大家,理由為何?

當我沒問。學校的管理階層,不是真正的笨蛋,就是聰明地假裝成笨蛋,所以不會有聰明的回答!

今可短褲進出,他日紅毛鼻環行不行╱吳珊珊

二OO八年十月六日
 
北一女學生爭取穿體育短褲出校門,意外成社會話題。此話題可上綱至權力宰制、教育與受教、社會變遷等分析。筆者僅以家長身分表達看法。

任何規矩的背後,必然有其社會期待或制約的存在。學校對於服儀的要求,或許與學生的審美和價值觀有異,但其實銜接了社會主流價值的軌道。例如:馬總統酷愛短褲慢跑,可是參加正式場合,絕對是西裝筆挺,襯衫紮在長褲內。所謂看場合穿衣服,筆者二十年前初訪香港,穿著涼鞋短褲,即被半島酒店前光鮮整齊服裝的門房拒絕進入。

校規對於服儀的要求,有如社會的規矩(法律),不是不能商量或改變,但須獲得共識。在未改變前,學生應有遵守的義務,校方亦可因實情彈性處理。小女日前就因著運動短褲出校門遭記點。筆者即笑稱,這是追求舒適方便必須承擔的風險代價,是很好的「社會科」學習。

眉批:很好,以上顯示北一女管理當局有多迂腐,都已經什麼年代了,還死守著如此沒意義的愚笨規則,規則笨,學生也可以遵守,反正實際一點,忍一下就過去了,不用耗費成本去抗爭,就像我不會為了毒奶粉檢驗的問題上街頭,然而,馬政府笨就是笨,北一女當局迂腐就是迂腐。

小女已高三,過去兩年學校管制鬆散,少見小女穿黑裙上學。最近學校加強檢查,可能是學生服儀越來越混亂,校友意見壓力下的行動。小女認為校友已畢業,應尊重在校生的感受,但筆者提醒,校譽的維護,是歷屆校友的努力,雖然畢業多年,仍是此事的當事人,他們的感受,在校生亦應予以尊重。

眉批:各位北一女的同學,我為妳們感到悲哀,妳們的校友或許傑出,但傑出不能保證腦袋不迂腐,迂腐到不能體諒年輕人想改變的心情、無謂地在沒用的小細節方面給大家難看,積極一點來看,這就是最好的社會性練習!只要時機適當,任何人都會是妳們的敵人!同學、師長、校友、政府、以致於世界,怎樣以符合成本效益的方式與他們對抗,就是妳們的人生課題!

小女仍堅持,學校是生活與學習的地方,穿著以舒適為主,不應強制穿著,但當筆者提出:「那乾脆討論丟掉綠色襯衫,自由穿著,不更自由?」小女卻大驚失色,認為綠色是榮譽與傳承。

眉批:太妙了!這種說法我也聽過北一女的同學說過,問題是,榮耀與傳承?這什麼狗屁?改天妳們離開北一女、不能穿制服了,妳們的榮耀就沒了?傳承就死了?妳是傳承衣服還是傳承精神?如果年輕一輩真心地討厭制服、卻不至於討厭學校,難道她因此就沒有榮耀也不顧傳承?把儀式與精神搞錯,原本是宗教狂熱份子才有的愚行,全台灣女青菁英的代表,要不要再沒有自覺一點?

筆者調侃小女,既要享受制服代表的榮譽,又要享有自由的穿著,豈不矛盾?小女辯稱,稍微的修正,兩全豈不更好?筆者同意小女的美好期待,但仍指出,若未來學妹陸續「稍微」修正服儀規定,十年後染成紅毛綠眼加上穿十數個耳洞與鼻環臍環,屆時身為畢業學姐的小女能否接受時,小女表示遲疑。

趕著上補習班的小女提到,如果服儀那麼重要,校方態度阿Q,只管校門口服儀。筆者反問,除了學校範圍,能管到補習班嗎?果如此,才叫「戒嚴」!

筆者想到自家姊妹就讀北一女時的運動褲,那種有鵝媽媽胖胖「俏臀」效果的黑色燈籠褲,向小女提出只要把運動短褲「復古」回那種很醜的燈籠褲,保證不會有爭議。小女丟下一句:「老媽別出餿主意」,大笑中趕去補習。

作者為北一女學生家長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