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有時會擺出不屑儒家的姿態,而我確實很討厭孟子,但就學說本身,我相信的是:任何思想流派都值得討論與研究;只是,如果有人聲稱,特定流派是唯一正統、值得花國家的資源來進行系統性的灌輸,抱歉,請拿更多的理由來說服我,而台灣的基礎教育中無處不見的獨尊儒術之勢,還真的從來都無法說服我,畢竟,墨家與法家的價值不會比較低,《孫子兵法》相較於《論語》有著更多我關心的議題,我更看不出長年學習儒家思想的人在能力上以至於操守上有什麼顯著的優越性,馬先生不就是一例?

而造神向來是人類的醜陋惡習,思想似乎在亂世才能百家爭鳴,一旦稍事穩定,政治就會攏絡特定的思想、然後對其競爭對手進行箝制,而在華人的世界,儒家就是這樣的既得利益者。

千百年下來,儒家的好處已經不容易記得,然而禮數上的迂腐與觀念上的老舊倒是隨處可見,而在選美界已過氣、腦袋又不爭氣的馬先生如今帶著一批老賊不斷地提升儒家的地位,除了浪費公帑、毒害學生,我還真不知道有什麼意義。要談儒家,要唸《論語》,我不覺得有問題,但繼續把孔子供為聖人、在學校把《論語》當成《聖經》,這就大可不必。如此的做法,不但侮辱了孔子,還會讓更多人對儒家思想產生不理性的厭惡,就像耶穌也被許多人無謂地討厭,孔子有什麼錯呢?要怪就怪台面上的老賊吧。

馬走中門祭孔,遭疑「迎皇帝」

二OO八年十月六日

施春美、徐佩君╱台北報導

台北孔廟昨舉行祭孔典禮並擴大祭祀規模,由六佾舞增為八佾舞,馬英九總統也行經孔廟中門出席典禮,引發外界質疑以皇帝、神祇規格迎馬。

學者:做法無不當

北市民政局指古禮為國家元首參與祭孔即走中門,並非拍總統馬屁。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說:「這是台北巿府規劃的活動,一切尊重他們的規劃行事。」

今年是孔子兩千五百五十八周年誕辰,因薔蜜颱風延至昨舉行。北市民進黨議員簡余晏抨擊,祭孔學生昨凌晨三時三十分起就集合,恭候馬總統上午七時行經象徵「迎送神祇」的中門,彷彿皇帝、神祇親臨。

北市民政局長黃呂錦茹說,祭孔儀式原就會開中門,並非特意為馬總統開中門。玄奘大學中文系主任季旭昇說,國家政治領導人經由中門,向文化上的聖人表達敬意,並無不當。

台北孔廟以往祭孔八佾舞多縮減為六佾,即由八行八列共六十四名佾生,減為六行六列三十六名佾生,今年卻重現古禮規模,引發拍馬屁質疑。

黃呂錦茹說,因孔廟修復完成、神位重新安座、保存傳統釋奠儀禮四十周年等原因,才重現規模。

昨由六十五名成淵高中國中部學生擔任樂生,六十四名大龍國小學生擔任佾生,昨清晨六時祭祀開始沒多久,即有學生因早起體力不濟,被扶至醫護站休息。

學生不支滾下舞台

一名林姓樂生更昏厥、滾下舞台階梯,下巴挫傷送醫治療;文化局長李永萍也因悶熱不適,被扶至醫護站。學生家長李太太說,看到孩子半夜起床很心疼,希望祭孔儀式能晚點舉辦。但黃呂錦茹說,古禮記載祭祀須在天將明未明之際進行,不會延後舉行,會建議教育局加強學生體能訓練。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