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認為還有點理想的人,如果懶得看,至少該觀賞這部電影。

這部電影並沒有給我什麼有志者事竟成或有愛最美希望相隨之類的勵志性感想,太勵志的東西通常不切實際,即使在電影的領域,如果覺得《卡特教頭》太樂觀,《鐵腕校長》不夠看,你還可以選擇《一八七美國社會檔案》,而相形之下,本片的理想主義確實非常天真,而我甚至以為古薇爾老師會在什麼片段突然被亂槍打死。

另外,這部片最令我不滿的地方,是全片中段的高潮,當時,古薇爾老師以界線遊戲打破了大家的心防,從此她的課程幾乎可說是邁向一片坦途:這票人,不是混過幫派,就是跟幫派關係密切,未必是惡犬,但絕對不是什麼紅貴賓,怎麼突然間變得那麼乖巧?眼前的老師,是一位彷彿走錯地方的、與背景極度不搭調的白人呢!

不過,天真歸天真,片中古薇爾老師的理想主義仍然很迷人。

我喜歡古薇爾老師與學生雄辯,談到歧視與屠殺的關聯以及生命的可貴,我在想,這樣戲劇化而迷人的說教,為何只會出現在電影裡?為何沒有其他老師以同等的魅力告訴學生歷史的必要、文學的美好,或者數學與生活之間的關聯?只要老師願意朝此方向做出些許調整,或許會有更多學生喜歡上原本枯燥但確實有意義的科目。

更有甚者,雖然真的很天真,但這部片確實帶出了一些力量再小、都能對世界產生影響的氛圍,讓人頓時覺得,好像應該做點什麼、讓這個世界產生什麼改變。當然,片中對現實的描寫仍然很不足,我相信現實中的古薇爾老師勢必遭遇到更多挫折、付出更多犧牲、並懂得更多技巧,只是憑藉熱情是不可能完成電影中的壯舉的。

而看完這部片,我更加確定我不可能去當老師。那種傳說中的、老師對學生無私的愛,我還真的一丁點都沒有。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