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同情胖妹?因為她們只要有意志,不用花一毛錢、最多忍耐一年,肥胖的問題就能迎刃而解。同情胖妹,還不如同情變性人!這些人將可為之事全部做盡,如果身份曝光,還是得承受四面八方的睥睨,這是比同性戀更慘絕人寰的境地,畢竟,同性戀雖然可能被歧視,但同時也佔據了一些強勢的符號,包括有品味、善藝術、相貌好等,變性人呢?除了噁心兩個字以外,似乎就得不到其他描述!看利菁就知道了,我聽過很多人對她的厭惡之詞,然而這厭惡絲毫無關能力或態度,而是針對其變性人的身份。

如此,說變性人真的是弱勢中的弱勢,一點都不為過。

話說,過去由女變男者只要摘除乳房、子宮、卵巢等女性器官後,身分證即可變更為男性,然而,去年十月內政部卻發文給全台所有戶政機關,指女變男須完成陰莖重建,才能改身分證。對於此,恐怕只有兩個字可形容:擾民!沒有陰莖又怎樣?已經沒有女性性徵、心理上又認同男性,為何不能認定為男性嗎?還是說,那些陰莖被意外切除的男人,也要將身份證變更為女性?不知道內政部是基於什麼方面的專業考量、才發佈這種造成變性人困擾卻沒什麼好處的天才命令?這件事本身根本就是踐踏人權惡例。

不過,變性人數量那麼少,群眾的善意又普遍不足,所以,真的在乎的,還是站出來戰鬥吧。像《美麗拳王》裡的龍唐一樣。

變性人:還是想裝,但真貴

二OO八年九月廿四日

記者施靜茹/台北報導

十多年前做女變男變性手術的阿雄(化名),和女友相戀八年才修得正果,兩人結婚七年,有做人工陰莖的阿雄說:「那個東西做好,老是硬挺挺在那兒,但婚姻生活還是需要啦!」

阿雄說,變性是因為靈魂裝在錯誤的軀殼裡,為了求得身心靈合一,像他想裝人工陰莖的女變男,還是占大多數,只是手術真的很貴,一整套做完,得花六十萬元到八十萬元。

曾做過一百多例變性手術的醫師王茂山說,現在為變性人做人工陰莖,大多還是取小腿的腓骨和皮膚,包上部分肌肉筋膜、脂肪,再保留神經,讓人工陰莖日後「派上用場」時,雖然不會射精,能仍有真實的高潮感,而且不必靠充血,就有堅硬感。

變性人的另一半,是否會在意「那話兒」有多長?王茂山說,台灣女性陰道長度,約八到十公分,他替變性人再造陰莖,通常會建議做八公分即止,免得過於「突兀」,穿褲子蓋不住,反造成生活不便。

做人工陰莖的代價,是出院後半年至一年內,得天天帶著尿管,因為傷口未癒合穩定,必須用短尿管擴撐尿道接口,防止疤痕增生,避免尿道狹窄堵塞而無法排尿。

阿雄也曾在變性圈子聽說,有些男同志為了和另一半結婚,取得法定的結婚證書,也會去做變性手術,其實他們的心靈還是「男男相戀」,不像變性人是追求「徹底換一個人。」

王茂山說,他做過的變性人手術,女變男約占三分之二,男變女較少,和日本情形差不多。不少變性人想當男生,都說到在台灣當男性較吃香,可能和我們是父權社會有關。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