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性別議題論者實在很令我反感,好像有女性客體又有刻板印象的符號、就可以把女權框架拿出來談,彷彿威權時期的國小作文,談到河水就要提起蔣公與小魚逆流,寫到讀書就得申論經世濟民兼反攻大陸,又像另一種唯恐大家不知道他唸過書的影評,提到身分與抉擇就要寫存在主義,提到道德的荒謬性就要扯到叔本華,提到英雄或其他超越性的存在就要搬出尼采,也不管這些學說到底有沒有必要拿出來、或者劇本脈絡中是否真的藏有以上意涵。下文,就是性別論述失敗的點性例子。

僅僅因為胡志強是男的/張慶玉、陳慶昌

二OO八年八月八日

鳳凰颱風侵台期間滯留海外不歸的台中市長胡志強與台東縣長鄺麗貞雖已回國,其引發的譁然輿論不但未曾稍歇,尚有越演越烈之勢。但造成胡、鄺兩人際遇大不同的因素則較少受到注意。

不可諱言,許多需要鄺麗貞釐清的事項她至今仍答非所問,不似政壇經驗豐富的胡志強能夠輕鬆四兩撥千斤。

然而,在媒體與輿論一片圍剿聲中,鄺麗貞多年前曾任空服員的背景耐人尋味地強化了她必須被檢討批判的聲浪。她過去的職業身分在刻板印象中是不需要特殊技能知識,只需要打扮的漂漂亮亮,就能遊歷各國的服務生工作,和擔任縣長所需要的專業角色成為明顯對比。

眉批:誰來告訴我,從哪看得出來空姐經歷會強化鄺麗貞必須被檢討批判的聲浪?

空服員背景成原罪

從事此份工作的女性常被視為僅有甜美笑容的花瓶,「高來高去」,活潑愛玩,甚至喜好揮霍。因此事件爆發初始,立刻使立委說明她如何不適任的主軸更有說服力:就是因為有這樣的「空姐」縣長,所以才會無法專心縣政一直各國「趴趴走」;身為前空姐,也難怪出國必將免稅店、精品店納入行程;也因此熱中當台東縣「吉祥物」,諸如在縣府出版品擔任封面女郎或代言各式活動的看板娃娃。

眉批:誰來告訴我,如果鄺麗貞沒當作空姐,以上行為比較可能被姑息、比較不欠罵?

暫且略下空服員工作的專業部分遠超過大眾所錯認的服務生等級不談,值得深究的是,何以鄺縣長的過去背景如同原罪,在第一時間便被提出來做為同理可證的對比與攻擊質疑的使力點,間接造成她與胡市長完全不同的境遇?地方政府首長中在所屬縣市的出版品、旅遊行銷廣告與政績宣傳中大量置入個人肖像到造神程度者比比皆是,鄺縣長絕非專美於前。各級首長和民代出國考察團裡,沒有照例排入購物行程者恐怕也是少數。最後,如果僅以出國次數做為對象,鄺縣長仍非第一位需要被檢討者,相反地,最會「到處飛」的反而是縣市長評鑑最佳的新竹市長林政則。這些對其他大部分縣市長也都一體適用的批評,如果沒有連結到鄺過去空服員的身分,恐怕是無法產生目前「鄺麗貞比胡志強更需要受到檢討」的社會觀感。

眉批:好樣的,我剛還在擔心作者不敢明講,最後幾句出現了!原來鄺麗貞如果沒當過空姐,這次的風暴根本起不來!好威的推論!

檢調抓人被指作秀

現今台灣社會優秀的女性人才輩出,在仍為男性主導的政治場域同樣受到提拔重用,「玻璃天花板」的隱形障礙乍看似乎不再存在,但傳統的性別意識窠臼並未就此消弭。對於從政的女性官員,對於其能力表現的關注與認知,常在於其外表、背景、婚姻、家庭等私領域生活之後,很遺憾的,鄺縣長恐怕只是其中一個例子。有聲音質疑檢調抓人方式如同作秀般,在此邏輯下推想,這究竟是單純猛打一隻過街老鼠,或是逼緊一位女性縣長,其中或有尚待議論的空間。鄺縣長擁有的「空姐」背景,正對應著正是她的女性身分。

眉批:真的要放大鏡看鄺麗貞,她根本不可能當選,不可能爽到今天,本文作者大概分不清楚老花眼鏡與放大鏡的差別吧!

當女強人的行為被發現瑕疵與可議之處,更是被以放大鏡仔細審視,以此印證強調女性是否能勝任領導要職不只是疑慮而已,花瓶畢竟只是花瓶,不能爭氣;凡有不適任之蛛絲馬跡,必須立即檢討、規訓、處分,以維社會觀感與黨政清譽。在這樣的脈絡下,「空姐從政」被視為必然有「小白兔誤入叢林」的下場也就不足為奇了。

看來,當胡志強被問到他和鄺麗貞颱風天出國有何不同時的回答「她是女的,我是男的」還真的不是句玩笑話。

總結:本篇的結論是對的,女強人確實會被要求更高的標準,確實承受了更大的壓力以及不公平的待遇,但本篇的切入點,徹底錯誤!找鄺麗貞來當例子,不但是搞笑,根本是胡鬧!鄺麗貞,是女廢人而非女強人,而她之所以被窮追猛打、沒獲得國民黨的保護,純粹是她沒有利用價值,台東縣根本是國民黨的鐵票區域,派誰都選得上,所以鄺麗貞可以犧牲!再者,事情才發展沒幾天,誰知道之後能不能搓湯圓事件?看看李慶安,人家之前被追打得那麼慘,現在還不是繼續吃香喝辣?笨蛋,這真的跟性別無關,跟政客對政黨的價值高低與可取代性比較有關!

張慶玉為美國佛羅里達大學社會系博士生,陳慶昌為英國威爾斯大學國際政治系博士候選人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