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遲早會認真寫《燕子》的感想,只是,我不知道有多遲,所以,先簡單寫。

簡單地說,這是一群衣食不但無虞、生活也大致富裕的傢伙無病呻吟的過程,是更結構化的《舞力全開》,除了身世稍微慘澹些的榮恩,其餘的角色,幾乎都來自上層中產階級,他們的煩惱,是找不到自己,他們的問題,在於生活中沒有太大的問題,當然,這種程度的問題,對許多人來說,根本不成問題,然而,至少主角或許隱約、或許直接地認為,意識到這問題本身,才能造就所謂不凡的可能。

而這不凡的可能,通往的是美、天堂、人生、自由,或其他可想像到的答案。

雖然故事的最後,主角,或者作者,企圖以心境轉變以至於論述的方式,將視角轉向生活本身,然而,不食人間煙火的敘述姿態,仍然沒有改變,類似養尊處優的千金小姐,在稍微認真地逛了鄉下的夜市後,衷心地感嘆道:原來,世界還有這些地方,人生也能有這些樣子--是,妳說的沒錯,但,到底關我什麼事?我早就知道這些事,妳的見解似乎也沒那麼精緻,所以,要我怎樣?我應該替妳鼓掌嗎?

正是這種從角色設定到故事本身都無法甩落的姿態,讓本書徹底無法觸及我情感的地帶,就灑狗血的程度來說,本書的力道不足、不到《追風箏的孩子》的程度,雖然有典型的角色、典型的起承轉合以及典型的思索脈絡,但其中的煩惱不夠深、悲劇不夠慘,然而,這是否表示作者想要以清淡的筆調塑造出貼近人生的世界?也沒有,本書的符號,幾乎可說是少女漫畫式的、言情式的、甚至連續劇式的。

引用一段他人未必覺得重要、卻被我認定其反映作者姿態的文字。

…故事呢?…什麼情節也編不出來,沒什麼對象,沒什麼衝突,沒什麼悲劇,連白色恐怖都是笑料的年代…我們的生活,沉悶、雷同,像市只有五個音階的琴鍵,要怎麼激盪出旋律?我吃速食泡麵,我喝即溶咖啡,我進電影院看血淋淋的暴力美學,但那多半虛假,我讀後設立場意識流小說,但那多半做作,原來我們是沒有故事的一代,我們是沒有美的一代,要說我無病呻吟,那我沒辦法上訴…(頁二九四)

以上是主角阿芳的一段話。阿芳,基本上是個他媽的白痴,年紀近卅,號稱待過競選顧問公司,實際上觀察力薄弱、思索能力更低落,年齡僅有一半、稍有資質的高中生早就強過她,還不至於進行《傷心咖啡店之歌》式的、以廉價專有名詞堆砌出來的膚淺哲思對話,不過,以此類推,或許我在初上高中之際、會喜歡這本書吧?至少,多喜歡一點,問題是,我現在他媽的快卅了,是個思想上老態龍鍾的傢伙。

而思想老態龍鍾如我者,最看不慣的,就是這種沒力的無病呻吟--妳怎麼不去自殺算了?至少會比妳的語言燦爛些。

不過,說了一堆情緒性的話,我其實很能理解為何朱少麟能走紅,明確的故事架構、符號化又易於解讀的情節安排、商業感十足的角色設定,讓她的頭兩本作品成為不折不扣的、所謂潮流文藝小說,憑良心說,多年前閱讀《傷心咖啡店之歌》就已經不對的胃口,過了約莫十年,胃口一樣沒改變。然而,善意一點來說,雖然不中意她的作品,起碼她提供了眾多值得討論、甚至批鬥的點,光是這點,就很成功。

畢竟,這年頭,不值一提的創作,實在是太多。朱少麟的文字,喜歡也好,討厭也好,至少有足夠的素材讓人膜拜或挑戰,而這樣的文字,在目前的台灣文壇,非常欠缺,至少,能上排行榜的那些所謂作品,幾乎都沒到這個境界。依此,就算帶著一點不情願,我仍得對她表達微不足道的敬意--接下來,要向《地底三萬呎》邁進了,所謂的朱少麟自我超越的小說,能讓我驚喜嗎?不期待,不過,誰知道?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