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論的標題,害我以為他們真的想討論女人的高潮問題、瞬間還高興了一下呢!

話說,女人的高潮,還真的是個大問題,不說別的,在我的生活範圍裡,光是自慰,就有很多女的不會,至於為什麼不會,得到的回答多半是不知道為何要自慰、自己摸那邊很奇怪、沒有興趣之類的反天性答案,可見我們的(女性)禁慾文化影響有多徹底!《慾望城市》再怎麼演翻天,就是有一堆女生連自己的性器官都沒有好好看過、也不懂如何靠自己得到(陰蒂)高潮,而連自己的身體都不瞭、唾手可得的高潮都不要,又怎麼可能從男人那邊得到?難怪許多女人覺得,高潮是鄉土傳奇。

說真的,能靠自慰而獲得高潮,無論男女都應該要感到開心,畢竟,沒有比這個更有效率的滿足方式了!只是,男生從小就活在努力滿足性慾的氣氛,以致於長得再怎麼醜、手段再怎麼笨,都懂得應該定時自慰的道理,然而女生從小就或多或少被要求要規矩、要安分,只差沒把下面鎖起來守貞,也沒有太多人願意討論自慰以致於其他性慾的話題——百中取一的早熟社群除外——導致本該是上天給人類之禮的自慰被邊緣化、甚至污名化,上個世紀有群笨蛋以為自慰會殘害身心,這種笨蛋應該還是存在吧!

基於此,理想的性教育,應該要包含自慰教學,幫助眾人及早知道自慰的美妙呀!至於政治上的自慰與假高潮,那就是別人的事情了,反正,有人願意演,有人願意被騙,到最後大家都爽到了,至於耗損國家資源、主權認知錯亂、誤判國際情勢之類的蠢事,又怎樣了?也不是第一次了。

女人假裝性高潮騙男人/蘋論

台灣第一次針對熟女(卅到六十歲)假性高潮所做的調查發現,少有性高潮者很多,表演假性高潮者也很多。少有或沒有高潮中,以男伴技巧不足為主因,硬度及持久度不足次之。

女人為什麼要表演假性高潮?因為男人想要女伴得到高潮;因此,男人對女伴的期望,形成女人的負擔,必須以表演假高潮來滿足男人,也解除自己的負擔與焦慮。

各盡所能各取所需

女性自幼受到的文化制約之一是討好別人,讓人喜歡她,也就是成功的社交性格。父權文化不鼓勵特立獨行,個性強硬的女性;全力塑造的是乖巧討喜、溫柔順從的女性,並將其美化為女性氣質,目的在便於控制女性。因此,女孩的玩具是洋娃娃、家家酒;而男孩則玩車輛、刀槍、機器人。女人因此希望她的男伴滿足、喜愛她,以致作假來討好男伴,雖然覺得荒謬也甘願為之。

男人希望女伴高潮並不是為討好女伴,而是滿足自己的征服慾,讓自己對自己的性能力感到自豪與滿意;同時,也讓女伴在與他男比較中,臣服於自己的器官之下,產生自己是男性精子戰爭中常勝將軍的權力感與虛榮心。

女性的假性高潮表演,男人並非不知道,也假裝以為是真的,目的不在避免戳穿了使女性難堪,而在騙自己是真的。女人享受男人對她們感情上的的虛情假意;男人則享受女人對他們性能力的善意欺騙。各盡所能,各取所需,維持了男女雙方弄假成真或假戲真做的感情與性關係。

男性閹割焦慮作祟

按佛洛伊德的觀點,人類的任何行為都是力必多(性原慾)的延伸;那麼,台、日、中都怕失去釣魚台,其實是男性的閹割焦慮作祟;同時,台灣怕失去主權;中國怕失去台灣也是閹割焦慮的外顯。權力者(男性)為滿足統治的權力欲,煽動民族主義激情;而被統治者(女性)為了討好權力者,就假裝高潮,跟著起鬨,以滿足權力者的虛榮與權力感。這裡所謂的權力者,不僅是政治領導人,也包括意見、社會、論述和意識形態的文化權力者。

從性觀點看社會的權力運作,那些崇高的什麼國族理念,其實不過是陽具的化身與延伸,十分虛假脆弱,需要哄騙安撫,沒什麼了不起。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