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現在,都有很多人相信,英文說得好的人、國際觀就比較強的、所謂國際觀迷思,有這種想法的人,可能要思考一下自己的邏輯哪裡故障;如今,這種國際觀迷思,似乎有了加強版!我還沒看到劉兆玄的回覆全文,只是,如果他真的把綠卡與國際觀做了連結,那可真是全民的福氣,畢竟,行政院長的腦袋那麼好,差不多跟總統一樣好,看來台灣的未來,真的是很有希望的。

具國際觀的人才就必須擁有綠卡?

新政府的政績還沒做出一件,倒是被綠卡、楓葉卡的問題卡住了。包括外交部長歐鴻鍊在就任前才放棄綠卡,行政院秘書長薛香川聲稱依「馬英九模式」綠卡已經失效,新政府到底有多少閣員曾經或仍然擁有外國永久居留權,已經成為社會和政壇矚目的焦點。

眼見閣員的外國居留權問題層出不窮,行政院長劉兆玄親自站上火線表示,不要把綠卡問題無限上綱,將永久居留權當成忠誠度的檢驗。劉院長還說,台灣不能沒有國際觀的人才。把外國居留權跟國際觀劃上等號,劉院長菁英主義的傲慢,目無社會觀感,實在令人不敢恭維。新政府閣員到底有多少人曾經或仍然擁有外國永久居留權,行政院似乎沒有決心做一番徹底的清查。雖然現行的「國籍法」只規定公務員不得擁有外國籍,並沒有規定政務官不能擁有外國永久居留權,在法律修改之前,所謂的綠卡、楓葉卡問題,應屬誠信問題和社會觀感問題。但馬總統一再強調愛台灣,他和政府閣員卻腳踏兩條船,即使尚未達到違法的程度,但這對愛台灣之說畢竟是一大諷刺。

總統大選期間,馬英九總統遭爆持有有效之美國綠卡,但馬總統提出「自動失效說」,並且去函要求美方澄清。如今,大選結束了,馬總統也就職了,不過,他的綠卡是否有效依舊存疑,我們也沒有看到美方的正式答覆為何。從馬總統的綠卡問題也足以看出,新政府閣員多人曾經或仍然擁有外國永久居留權,堪稱國民黨的「歷史共業」!

在綠卡、楓葉卡遭在野黨窮追猛打之際,新政府反擊民進黨執政時有二十一人擁有雙重國籍。言下之意,對於國家忠誠問題,民進黨政府也沒有比國民黨政府好多少。其實,許多民進黨人士擁有外國籍或永久居留權,起因是當年受害於國民黨政府的黑名單,無法回國而取得外國籍或永久居留權,這跟新政府的問題顯然不同。

綠卡、楓葉卡無關國際觀人才,相反的,這是一個國格尊嚴的問題。試問,世界上有哪些像樣的國家,准許總統或政府閣員擁有外國永久居留權?一位駐外大使在公職期間,申請並取得美國綠卡,這種人叫作具國際觀的人才嗎?這一類的官員在公務上,如果遇到我國與其永久居留權國家之間的利益衝突時,會全心全力捍衛台灣利益嗎?猶記得陳前總統的媳婦懷孕時在美未歸,國民黨人士便大肆批評阿扁要做美國人的阿公,而馬總統的女兒卻擁有美國籍,兩相對比,豈非諷刺至極?

最近幾天,新政府閣員的綠卡、楓葉卡問題,連國民黨籍立委也看不下去了。我們認為,台灣要邁向正常國家,在國家認同和忠誠方面也應該儘速正常化,既然國民黨在立法院擁有超過四分之三席次的實力,便有責任修法禁止政務官擁有外國永久居留權。唯有如此,才能在閣員綠卡、楓葉卡連環爆之餘,稍稍挽回社會觀感。

話說回來,綠卡、楓葉卡之外,還有一個重要的認同問題。台灣的國家處境特殊,從總統、副總統到政府首長,乃至為數眾多的公務員,在兩岸的敵我關係中,其對台灣的國家認同更應該一絲不苟。假使手持中華民國的身分證,口口聲聲一中各表、九二共識,所作所為意在促進「祖國統一大業」,其對台灣的禍害更屬匪淺。

所以說,從馬總統到政府閣員,除了不得擁有外國籍或外國永久居留權,以符合公職人員最起碼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對台灣百分之百的國家認同,認清自己是台灣這個國家的公僕,不能背棄二千三百萬個頭家,認賊作父地認同「一個中國」。我們在此提醒馬總統和劉院長,社會大眾對新政府閣員擁有綠卡、楓葉卡如此憂慮,其根本原因正在這裡。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