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與久未碰面的好友聊天。

好友恰巧任職於所謂的藍媒,立場上又恰巧是個淺藍,她針對我近日的言論發表的感想是:我是潛意識泛綠。潛意識泛綠?這是什麼東西?我基本上已經不怎麼讚美泛綠、票也不投給他們了,還要被劃分在泛綠的領域裡嗎?而這還是一個頗了解我的知識菁英女青的感想呢,無怪一堆網路笨蛋動不動就要說我是綠狗--罵你們笨蛋,並沒有不要你們來,儘管來呀!來散播歡樂散播愛。

而因為她在所謂的藍媒工作,所以我們聊到了媒體的偏頗行為。

近日我有提到--好像是在回應裡--雖然所有的媒體都是偏頗的,但相較於中時與聯合,自由的程度沒那麼糟。

好友自然不同意這個論點,在她的眼裡,自由的偏頗度,與所謂的藍媒比起來,可說有過之而無不及,實在說,我極不同意她這個判斷,所以我才會寫下這一篇,分享一下我對所謂偏頗媒體的理解,當然,這裡談的是主觀感受,而非量化統計,有機會做這種統計,我一定做,而大家若要提供各媒體的偏頗之行,自然也是歡迎。畢竟我的理想,是持續把媒體與政府視為主要或潛在的敵人嘛。

回到媒體的話題上。

在我的理解裡,偏頗綠媒的首要代表,絕對不是自由,而是之前的《台灣日報》,該報對民進黨政權的護航之力,差不多接近中時與聯合對馬英九的神化與哄抬,事實上,即使在我還願意公開聲稱自己是泛綠的時期,我都不大能接受台日,就我來看,台日這種媒體,幾乎可以被視為泛綠政客以致於支持者墮落的來源之一,正是這樣的報導,成為了某種壓制許多泛綠都引以為傲的自我反省的力量。

然而,如果要比較自由、中時、聯合,情形就不大一樣了。

自由最明顯的偏頗之處,在於中國議題的處理上,在經濟方面,自由會強化中國產業的黑暗面;在政治方面,自由會攻擊中國政壇的威權面;在社會方面,自由會聚焦在中國民間的混亂面;大體上來說,自由呈現出來的中國,是一個集權、混亂、危險又吸金的黑暗之地。這點在這兩年稍有減緩,然而在前幾年,如果你只看自由的話,你不但不會想去中國,還會希望把中國人全部阻擋在外。

自由對泛綠政治人物的評判,也可能是偏頗的來源,大體來說,自由不大會批判陳水扁等人的失言或錯誤決策,而這當然是來自其挺綠的選擇,畢竟,版面是有限的,正反並陳是不可能的,就算完全不支持各方,也必須選擇較主要的議題,而自由在議題的選擇上,除了批判中國以外,對國際經濟的處理上,至少提供了中時與聯合所沒有的其他的聲音,包括對韓國經濟的其他看法。

進一步說,自由這邊的偏頗,在中國議題以外,大體上是以規避論述的形式發生,而這樣的做法,可以視為偏頗,也可以視為議題選擇,就像我現在覺得批判泛藍比檢討泛綠重要,因為前者即將主導台灣政壇,我總得選擇我在意的議題,不可能在這之中又考慮到比例,更何況是有明確經營方向、政黨傾向意識的媒體?所以,即使我看不慣民進黨黨主席選舉的過程,我也沒有罵,因為有其他事情值得我開口。

而自由的規避論述雖然明顯,由我來看,其至少沒有中時與聯合時常出現的、直接而明顯的資料推論錯誤或立論反反覆覆。

舉例來說,有關馬英九訪美的議題,中時一開始就以不知道哪來的資訊來源說,局勢一整個充滿希望、美國一整個有夠重視,結果趨勢顯示未必那麼令人滿意後,馬上又換了一套完全不同的說辭;在經濟議題上,韓國的經濟被藍媒說成神化般的進步,更不要說過去對大陸無所不用其極的吹捧,好像去大陸就能撈到黃金似的,這樣的做法,用偏頗來形容已經不恰當,簡直可以稱其為造假。

中時與聯合在媒體自由、經濟狀況、政治貪腐程度的論述上,向來沒有我接受得了的基準點,其能一邊宣稱大陸的資訊環境進步、一邊攻擊台灣政府箝制媒體--結果,台灣的新聞自由指數,他媽的有夠高--能夠一邊避談大陸經濟的泡沫化,一邊說民進黨造成台灣的經濟差;能夠一邊避談泛藍長久以來的結構性貪腐,一邊把民進黨說成有史以來最貪腐的政黨,這樣的做法,自由是辦不到的。

就這次無論藍綠都極其憤怒的巴紐事件來說,中時與聯合的報導方式,已經到了有影就想把疑犯打爆的程度--讓我想到三一九時期的新聞--所以資訊不用篩選、推論不用檢點,雖然這件事的確該好好檢討,但打成這樣,已經遠遠偏離了追求真相,而是肅清政敵的不擇手段,到現在,巴紐到底怎麼樣了?媒體不在意,人民也不在意,而媒體比人民更清楚他們的忘性,所以才會如此操弄議題。

當然,以上是我主觀的判斷,目前還沒有心力對這三家媒體進行內容分析。所以,有任何人要分享各家媒體的偏頗行為,甚至證明自由的偏頗程度比中時與聯合更高,那也很好。畢竟,媒體注定是偏頗的,我們也注定是偏頗的,然而,在選擇性接受資訊的前提下,我們仍能仔細檢視眼前的東西,並依據新的資訊改變自己原來的看法,如此,不管原本怎麼偏頗,都不至於成為一個立場僵硬又目光如豆的白痴。

--這種人,你我周圍可是向來不缺的,請不要被傳染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