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不少民眾認為,馬英九應比照之前的總統薪資減半,以體恤目前經濟局勢之艱困?若為真,這也太令人啼笑皆非了!總統薪資之多寡,是制度明訂之結果,就像縣市長、立委以致於里長一樣,若認定其薪資過高,就以輿論促進修法、進而造成制度上的減薪,如此才是正規且根本之道,否則一切終究是個人凌駕制度、只顧表面不顧實質的自爽之舉,詭異的是,許多人都知道里長的薪資過多、立委的薪資更多,要割除真正厚實的肥油,這群人絕對不能被放過,如此,把焦點放在總統個人身上、並期待非制度化的表面改變,除了讓政客得以玩弄貪腐、清廉或愛民的無聊符號,還有什麼意義?

奈何,政治講究操弄,操弄的必然,就是符號化,減薪是符號,講台語是符號,謁兩蔣陵寢,更是符號,這些符號,滿足的是個別政治目標市場的民眾,而群眾的水準決定了政治人物的行為,當群眾腦袋簡單到認為總統逕自宣稱減薪有意義,減薪就成為足以操作的符號;當群眾觀念偏狹到相信會講台灣才算台灣人,台語就從方言升級為具政治工具意義的符號;而只要有群眾繼續擁抱著國民黨創造的兩蔣神話歷史,謁兩蔣陵寢就會持續作為遵從舊國民黨正統與威權的符號——而如今的馬英九,到底會不會像之前被深綠綁架的陳水扁一樣,淪落至被深藍綁架,似乎很快就可以知道了。

或許有人會認為,不過是追思國民黨的舊領導人,何必那麼強調符號?很遺憾,在政治的領域,如此符號就是少不了,這點熟悉泛藍政治立論的人不可能不知道,最明確的例子,就是其對任何人參拜靖國神社的嚴厲批評,而靖國神社與兩蔣陵寢的共同特性是:不考慮外國的觀感,單純在國內就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看法,從充滿光芒的英雄主義那端,延續到漆黑而充滿泥沼的殺人惡魔那端。基於這個事實,政治人物在從事如此充滿符號的行為時,本來就應該多加小心。馬英九不只一次說過,兩蔣的功過,可以討論,然而,從他近日的行為來看,我真的不覺得討論是可能的,至少短期內是不可能的。

話說回來,可不可以不要再流淚了?台灣的政客們,也太會哭了吧!

馬謁兩蔣陵,二二八家屬痛心 

記者蔡佳燕、陳詩婷/綜合報導

昨天是故總統蔣介石忌日,總統當選人馬英九前往兩蔣陵寢謁陵,他站在蔣經國的靈櫬前追思時還眼眶泛紅,兩度用手帕拭淚。馬英九並在慈湖雕塑紀念公園的蔣介石銅像前表示,兩蔣左右政局、國事數十年,功過應由歷史學家討論,後來留下的歷史遺產應好好保存,轉化成為觀光文化資源。

李鴻禧憂重回獨裁

「馬上」謁陵的畫面昨天再度觸痛二二八受難者家屬,不願碰觸的舊傷口。李榮昌等二二八受難者家屬痛批馬英九不顧人民感受,還沒上任,就這樣大張旗鼓榮耀兩蔣。學者李鴻禧也提醒,馬英九應該要注意另外那五百多萬選民的心聲,也擔心台灣會跌回過去的獨裁專制。

民進黨立委管碧玲昨天也表示,蔣介石是獨裁統治、嚴重侵犯人權的人,身為準總統的馬英九卻前往謁陵,這對二二八家屬及受難者而言,情何以堪?即使不是二二八的家屬,看到這樣的情景也會覺得事理不彰,也會懷疑承諾要當全民總統的馬英九,還要繼續撕裂人民情感嗎?

兩蔣陵寢去年十二月廿四日起封園撤哨,頭寮陵寢曾在今年一月十三日蔣經國忌日當天開放,昨天則是兩蔣陵寢同步開放,桃園縣府的慈湖旅遊季也在昨天揭幕,兩蔣文化園區吸引大批遊客。馬英九在昨天上午九時四十五分左右抵達慈湖陵寢,陪同的還有副總統當選人蕭萬長、桃園縣長朱立倫等人,隨後轉往頭寮陵寢行禮致意。

馬英九並走訪慈湖雕塑紀念公園,他讚許朱立倫利用優勢發展觀光,是有創意且愛護桃園的做法,七月開放中國觀光客來台後,慈湖將是很大的觀光賣點。他並承諾,上任後,將編列三百億元觀光產業發展基金與三百億元地方產業發展基金,希望提振台灣各縣市的觀光、文化發展,讓社會有榮景。

昨天稍早,蔣家庶子、立委蔣孝嚴也與蔣孝武的長子蔣友松一同前往謁陵,對於是否遷葬中國、移靈五指山等問題,蔣孝嚴強調,他和蔣友松意見一致,「一動不如一靜,兩蔣陵寢維持現狀較恰當」。他並指出,讓兩蔣就地安葬也是方式之一,而兩蔣當初已舉行過國葬,因此家屬並不堅持一定要國葬。

蔣孝嚴並表示,此行主要是向兩蔣報告國民黨取回政權的好消息,同時他也希望馬英九上任後,能早日開放兩蔣陵寢,恢復衛兵站哨和儀隊操槍表演,也期盼自由廣場的大中至正牌匾能重新掛上。

出處:自由電子報

含淚祭威權,是感恩?是懺悔?

記者鄒景雯/特稿

總統當選人馬英九,昨日率眾前往慈湖謁陵並在頭寮哭陵,做為「中國」國民黨的「首席黨員」,馬英九會有這樣的行為,實在毋須大驚小怪!「新皇」登基往謁皇陵的傳統,中國歷代有史為記,而若無蔣經國賜頒黨國之子的隆寵際遇,又何有今日得以「二度光復」台灣的馬英九?其對獨裁者如此感恩懷德,完全不難理解。

不過,對於七六五萬選票中相當比例的台灣新世代,馬有責任對他們說明,何以要在二○○八帶領大家進入時光隧道回到古舊,去祭拜兩個威權時代的統治者?甚至未來每年他都要正式以國家元首的身分來刻劃外來政權的印記?

藉謁陵來強調中國正統,並上接堯舜禹湯文武周公的中國法統,蔣介石是箇中老手,他在中國時期,儘管非孫文屬意的接班人,但謁中山陵可是絕不偷懶,深諳「承先啟後」之道。

作家魯迅藉以諷刺蔣介石在南京另組國民政府的「南京民謠」,就令人拍案叫絕!透過「大家去謁陵,強盜裝正經;靜默十分鐘,各自想拳經。」的簡短文字,把蔣介石政權的眾官百態,描寫得淋漓盡致。

不過,厚皮的蔣氏,可是笑罵由人、不改其志。一九四六年二月,也就是日本宣佈投降幾個月後,蔣介石在軍事復原會議開幕後,立即率何應欽、白崇禧眾將領前往謁孫文陵,並就地野餐,與今日的國民黨人可謂遙相呼應。

馬英九不論斷蔣介石的功過,不沾鍋的推給歷史學家,性格如一,至於面對「跟了六年」的蔣經國,二度拭淚以表恩同再造,亦是事實陳述,只不過其中不知有沒有包括對擔任英文秘書期間隱瞞綠卡的懺悔?

做為一個外省權貴之子,以國民黨獎學金資助出國留學,有美國永久居留權之便,又在波士頓月刊為文「報效」黨國,返國後立即安排進入總統府任職,此等唯有憑藉專制政體打造的際遇,馬英九怎能不感謝蔣經國的不次提拔?其未跪地搥胸、嚎啕大哭,都已經夠隱忍了,外界怎好批評呢?

出處:自由電子報

馬英九的靖國神社?/劉冠宏

日前,前國安局長丁渝洲先生於觀察馬先生選後的表現後,提出一些警語,實足令台灣人民省思,尤其是投票給他的親藍學者、媒體或選民們,應該更有義務,也有責任,要趕緊提醒即將上任的馬總統,應該再多些謙卑、包容與慎言,以免真的讓整體台灣人民不得不承擔此一選舉結果的共業。

以下再就吾人的觀察,嘗試以馬先生最近公開楬櫫的兩個政策,分析其治國邏輯,以凸顯其矛盾與盲點之處:

一、對於赴慈湖謁陵乙事,馬先生說今年以及日後就職總統期間,一定每年前往,其所舉的主要理由,主要認為純粹基於私人的情感,但不涉及歷史功過的評定。若此邏輯為真理,那請問,中國國民黨與共產黨,有何立場要求李前總統或日本的首相或大臣,不可以私人理由參拜靖國神社?難道馬先生的邏輯遇到這些在意識形態上與其有所差異的人或國家時,就會自動轉彎不適用?

二、對於中正廟、郵政公司以及由扁政府執行的等等正名台灣事宜,馬先生說他關心的只是正名過程的程序正義,至於最終的結果,他都接受。若此邏輯為真理,那請問,中正廟的設置,到處都有的中正、中山路的命名,數不清的蔣介石銅像,國民黨不當黨產的取得,國營事業的大中國命名等等事情,都是經過台灣人民以其自由意志選擇出來的政府而所成的決策嗎?還是事實是過往的威權政府與政黨,橫柴入灶的結果?馬先生的程序正義怎麼會是片斷式的、擷取式的,而非全面式的程序正義?禁得起合理性與歷史的驗證嗎?

過往的選舉結果已定,但來者仍可追,在此,深切地期待台灣人民,能以大腦進行獨立與理性思考,以透視掌權者的治國邏輯,而不再只是以眼睛或耳朵,進行即興性或情緒性的政治判斷。因為,政治的抉擇,真的從來不是輕鬆容易的事啊!

作者從事法律服務業

出處:自由電子報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