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基本上贊同油價應隨市場機制決定,如此,抑制過多的汽車、能源的節省甚至運動的風氣都可能形成,然而,如果你有注意選前的電視新聞,應該不難發現,當時絕大部分的焦點,或者更精確地說,新聞企圖營造出來的焦點,就是民眾希望政府管制油價!這就長期而言當然是不正確的,問題是誰來跟民眾解釋這些?媒體嗎?在平日炒作民生疾苦、放大民眾渴望價格控制需求的,不就是偉大的媒體們嗎?一方面讓民眾渴望大有為的政府穩定物價,二方面卻又期待政府有道德勇氣追求自由經濟,這不是莫名其妙嗎?反過來說,既然知道民眾不用功,政客又何必冒著被淘汰的勇氣,去做出正確而不討好的決定?又何必考量事實進行反省?

陰謀論下的油價政治/蘋論

國際油價狂飆,自由經濟的國家都讓油價隨市場浮動,不敢妄加干預,而台灣卻加入社會主義國家的行列,由政府插手,讓油價與國際油品市場脫鉤,後果不堪設想。

被迫解凍更害經濟

經濟部長陳瑞隆明白其中的兇險,多次要求行政院讓油價回歸市場機制,解除凍漲;但行政院可能出於政治考量多於控制物價考量,拒絕解凍。其立即的結果是,台塑漲,中油不漲,中油虧損數百億元;而且讓中油的自營加油站銷售量暴增三成多;可怕的是將來被迫解凍的後果,更將傷害民心與經濟。

儘管言近指遠,但張俊雄院長還是天津的包子──苟不理,決議凍漲政策不變。理由是這一波的物價已受輸入性通膨影響,商品都已漲價,如果也讓油價上漲,一定百物狂漲,人民生活困窘,消費萎縮,還傷害外銷競爭力。

但是,這正是兩害相權取其輕的選擇。現在控制油價,是飲酖止渴,總不能永遠凍結下去,一旦解凍,補回差額時的痛苦與後遺症,將嚴重衝擊經濟和民生。女生常對她拒絕的男生說句名言:「長痛不如短痛。」我們寧願短痛,隨著油價浮動,有充裕時間慢慢吸收漲價的衝擊波,也比被迫解凍後一次或幾次漲足時,造成的長痛後果好。想起凍漲多時,油價解凍時可怕的暴衝情景,一定令物價再次狂飆,讓人不寒而慄。

恐會拖累全國人民

中油是國營企業,龐大的虧損誰埋單?當然是全民埋單。民進黨下台前凍結油價,討好民眾,等國民黨上台不得不解凍,那時的經濟後果就由國民黨和馬英九做壞人,被民眾唾罵。如果這個陰謀論成立,民進黨害到的不僅是馬,而是經濟體質和全國人民。這是不負責任的惡意,是我把好事做完,惡果留給你去擔負的下流作風,殊為可惡。竟敢拿全民做報復敗選的工具,怎能讓人相信民進黨的改革決心?怎能再支持這個小人黨?

上世紀七O年代石油危機時,讓油價浮動的國家,適應得比控制油價的國家好,經濟成長率也較高,就是明證。先小苦後不苦比較好,還是先不苦後大苦比較好?理性的選擇很清楚,民進黨政府還在想什麼呢?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