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昨天的文章,姑且不論一個商學院企管教授會不會下這種淺薄的標題——我個人認為,機會不大,應該是被報社莫名地竄改過的——倘若不投票不代表進步、不投民進黨才代表進步,在民進黨以外的大多選擇為泛藍的前提下,我難道可以說,投泛藍才代表進步?進步的步數,還真是廉價十足!史蒂芬周的聲音都快在背景響起來了: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求進步!

當家做不好,換人做做看,這是當初民進黨撂倒國民黨時的說法,也是許多人主張讓國民黨上台的前提。

然而這個前提有那麼簡單嗎?如果在野黨的前科累累、監督的方式是另類的胡作非為,惡劣的法案繼續提、有利人民的法案拼命擋,這樣的在野黨,憑什麼有資格在下一回合上陣?民進黨確實墮落了,而且繼續墮落中,然而國民黨已經墮落了幾十年,現在已經沒有退步的空間,如此惡黨若能獲得人民的鼓勵,豈不是告訴政客,真理不在人心、胡搞最有意義?

所以,類似我之前說的,在非藍即綠的現況下,根本沒有投票行為是絕對合理的,而其中太多的行為,都可被證明是單純的意氣之爭罷了。

而我最近時常被網友問到:像我這種部落客,整天在網路上說破頭,碰到選舉卻執拗地死也不出頭,這樣跟打嘴砲有何不同?對現實又能造成什麼不同?

對於這種問題,我的回答都是一樣的:如果你所謂的政治參與,就是沒有選舉隨口聊,選舉到了去投票,那你也無法造成什麼不同,支持國民黨的你縱容的是一間千瘡百孔的百年老店,支持民進黨的你是漠視過去民主先鋒的執政墮落,這樣的你,只不過比我多投一張在選舉後就不會被重視的票,竟然還敢大言不慚地認為自己與我不同?真是太天真了!我們真的沒什麼不同,我們不過是以不同的手段同樣地滿足自我。

不投民進黨才算進步?忍不住想起多年前的我。那時的民進黨看來多麼有力,支持民進黨、唾棄國民黨是多麼地合理,那是時尚、是風潮,是時代青年的進步代表,回過頭來看,這樣的進步,實在是很廉價的,撇開許多真正涉入的政治參與者,包括我的大部分人,不過是沒有影響力的跟屁蟲罷了,不只沒有影響力,有沒有足夠的思考力都值得懷疑,當時的我,跟之前盲目地支持紅衫軍的人有何不同?還真的沒有呢。

而如果你的影響力只限於一票,政客對你的興趣也只限於這一票,在此之下,不投民進黨不算進步,不投國民黨不算進步,不投票也不算進步,這三種行為在現況來看,都是同等地悲哀而無助。

這樣的想法太消極?非也。我常說,對人性不抱幻想,不代表對生命已經絕望;對政治不抱幻想,也不代表對世界已經絕望,如果真的想改變世界,投不投票根本不是重點,重點是你能不能獲得超越個人的更大力量,靠金錢、靠手腕、靠設計過的言論或成本低廉的網路,只要你能鼓動一百人、一萬人,也就是那群根本不積極、卻自以為積極參與的一般人,你的影響力就產生了,你是個有資格追求進步的人。

在此之前,你我真的沒有不同。

不投民進黨才算進步/李世暉

第七屆立委選舉後,與一些朋友討論這次選舉的過程及結果。其中發現,大部分朋友的投票行為不是基於候選人特質,或是支持某個政黨的理念,而是厭惡某個政黨的作為而把選票投向另一個政黨,不論它是國民黨還是民進黨。而部分不投票的朋友則是以自外於「藍綠鬥爭」來彰顯其獨立性與進步性。但是,也出現這樣的意見:不投票並不是一種進步,不投民進黨才是一種進步。這個說法令我內心在感嘆之餘,也出現一絲哀愁。

猶記十幾年前,我還在大學就讀之際,因野百合運動而使得大學校園充滿濃厚但清新的政治味。包括我在內的那些身為學運世代卻未直接參與學運的大多數人來說,民進黨所堅持的價值與理念,都曾經在我們思想成長的過程中扮演了宣教師的角色。

被推向反民主陣營

對我們而言,支持民進黨是本身自由意志的體現,而投給民進黨更是個人民主意識進步的象徵。我們除了受到「人民作主」的理念號召之外,內心深處只想擺脫戒嚴社會所加諸在身上的有形與無形枷鎖。當時的我們並沒有深刻體認到,我們所追求的不是純粹的民主,而是以民主為名的自由。

受到國際環境與國內環境的影響,民進黨所追求的民主價值逐漸成為台灣社會的共識,其所涵蓋的意義也超越政治、社會、經濟等各種層面。在民主一詞的意義向外「溢出」的過程中,民進黨依舊稱職地扮演著「宣教師」的角色,「教導」人民甚麼是民主、如何追求民主。以民進黨為主的社會進步力量,讓民主價值得以在極短的時間內根植於大多數台灣人民的心中,這是民進黨對於台灣民主發展不容抹滅的貢獻。然而,在大多數人民已經了解與體認民主價值之際,民進黨卻逐漸發展成為新的威權,甚至被推向反民主的陣營,成為被批判的對象與檢驗進步與否的指標。

民進黨本身因這項情勢的轉變而不知所措。而大多數的意見是將這項轉變歸因於藍綠基本盤的對決、民進黨執政經驗的不足以及媒體的強勢監督等因素。但是,有一項因素是從未被提及與探討的,那就是擺脫枷鎖而自由慣了的台灣人民,開始對不斷地指導、教育他們的「宣教師型」政黨感到厭煩。不可諱言地,大多數的政黨在成立之初無不充滿理想與熱誠,並自詡為宣教師,急於向人民宣揚其理念與價值。在權力不對等的宣教過程中,政黨不斷地自我膨脹,一旦掌握實質權力後,極易承襲原有宣教師的角色而走向愚民政治。這是因為,大多數的政黨都忽視了下列一項事實:信徒所崇信的並非宣教師而是上帝,人民所支持的不是政黨而是理念。當信徒可以直接與上帝溝通、理念深植人心之時,宣教師與政黨的角色即面臨調整的必要,必須開始走下講台、走向人民,傾聽他們的聲音、向他們學習。

放下身段傾聽民意

這種角色的轉變,不論是政治、社會與經濟層面,都已成世界潮流。舉例來說,在政治上遵循人民的選擇、在社會上重視民眾的意向以及在市場經濟上滿足消費者的需求等現象,都是人民至上、消費者至上思維的表現。這也是此次選舉結果所帶給我們的一項重要啟示。現在的台灣已經不再是政黨向人民宣揚民主的時代,而開始走向政黨從人民身上學習民主的時代。親愛的民進黨,現在正是脫下教袍、走下講台、放下民主宣教師姿態的時刻,若能以行動傾聽人民的聲音、以人民為師的話,不必特意宣揚民主,民主自然會與你們同在的。這才是真正的相信人民、相信民主與相信台灣。

作者為清雲科技大學國際企業管理研究所助理教授

出處:壹蘋果網路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