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藍波以拔刀齋的神速斬斷了擋路嘍囉的腦袋,隨後以雷霆萬鈞之勢奪下了穿甲砲台,再以清理垃圾之姿將數不清的緬甸賊兵打成肉塊,你想到的是什麼?無意義的血腥?內分泌失調的雄性激情?我想到的,是藍波初次手持機關槍掃射越共與蘇聯官兵的情形,當時的他如此年輕,還擁有一閃即逝的短暫愛情。

──那已經是廿三年前,《第一滴血》續集的事情。

若要以嚴肅的態度探討劇情,《第一滴血》系列的水準絕對是每下愈況──第一集無疑是戰後創傷與游擊戰鬥的完美結合,第二集描繪了泛政治化殺人英雄的故事,第三集將藍波這角色的泛政治化潛能極大化,到了第四集,政治因素猶在卻被減到最低,回歸第一集單純的企圖固然明確,卻被過頭的殘酷暴力所掩蓋。

全文請至雅虎的家閱讀。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