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是一種奇怪的生物。

自己愛說謊,卻希望別人說實話;真的聽到實話,卻又常常嫌其他人不會說話;這種矛盾的情結,到了身體的領域,也不例外:真奶、假奶,禁藥,或者純天然,真的、假的,是不是自然的話題,永遠被關注的焦點,也因而設定了正式或非正式的規則來加以規範,而這些規範總括起來看,似乎可以濃縮成一句話:自然就是美。

所以,女人鼻子要挺、胸部要大、乳暈要粉、陰道要緊,而且必須是天然的,所以才會有一堆女星忙著澄清自己的什麼是渾然天成的、一堆狗仔則搶著接露誰的罩杯或鼻子是做出來的,至於在職業運動的領域,靠藥物增強體能的行為,像是中世紀塗抹獸血祭拜一樣,是異端、是褻瀆、是邪惡的行徑,理由?這不是自然的。

--真的或假的,自然或不自然,真的有那麼重要的嗎?透過提臀與慢跑改變身材,真的比整形手術來得高尚嗎?打類固醇讓自己更強壯,相較於過量的重量訓練,真的如此地罪不可赦嗎?我們能接受職業選手擁有各類禍及四肢甚至腦部的永久傷害,卻認定服藥提升體能必屬異常,這難道不是另外一種多重標準的病態?

既然人類向來不大在乎真假,甚至在絕大部分的狀況都很假、很不自然,那為何人類還會在這些非關自身性命的瑣事上,如此計較真假、強調自然呢?這真是令人摸不透的一件事啊!

圖說:席夢是真是假,真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跟真的一樣。

美職棒禁藥疑雲,派提特坦承用生長激素兩次

中央社記者黃兆平紐約十五日專電

美國前參議員密契爾公布美國職棒球員類固醇禁藥調查報告後兩天,被點名的紐約洋基隊左投手派提特今天打破沈默,承認在二零零二年時,為了醫治手肘傷痛,曾經兩次使用人類生長激素,但否認使用類固醇。

這是密契爾報告後,第一位出面坦承使用類似藥物的洋基球員。在前天公布的八十五人名單裡,包括了二十位前後任洋基隊球員,除了派提特外,還有「火箭人」克萊門斯、一壘手吉安比等,讓洋基人心惶惶。

根據「美聯社」報導,派提特對這項指控迄今並未公開評論,他今天透過經紀人發表聲明說,當時使用人類生長激素,主要想讓傷痛早點痊癒,並非要增強他的表現。

派提特說:「如果這樣做是錯誤的,我道歉」,「我也願意擔負起那兩天應有的責任」。

根據密契爾的報告,派提特在當年球季列入傷兵名單時,透過與克萊門斯同一訓練員麥納米的協助,施打生長激素;報告說,派提特當時曾被注射二到四次。

出處:雅虎奇摩新聞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