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受到《槍神》裡梁朝偉的影響,我曾經幻想移民到阿拉斯加,只因為那句帥氣的台詞:我聽說,那裡一年到頭都有光──話說回來,我早就忘了他想去的是不是阿拉斯加,反正北有北極熊,南有企鵝寶貝,冰天雪地搭配一望無際的白光,對我這種在都市叢林長大、向來覺得台灣太熱的死小孩,總是有種詭異的吸引力。

而對我來說,比永晝更有魅力的,是許多人詛咒的永夜,小時候的我,非常討厭天亮,天亮代表的似乎是起床、上學、隨著鐘聲過日子、黑板、考試、背書、討厭的書法課,雖然這種情緒通常會在真的走進學校之後消失,我卻從此染上了會在某個瞬間詛咒天亮的習慣,即使是理當沒有任何壓力的寒暑假也不例外。

天亮的那一瞬間,對我來說,總有種空洞的、略帶悲哀的、很希望一切不是真的的那種情緒,我很希望這只是因為我不是億萬富翁之子,不能一年到頭隨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步調過日子,然而事實是,這種總是出現的、討厭天亮與白天的情緒,即使只有那麼一瞬間,都是確實存在的;這讓我非常想知道永夜的滋味。

信不信由你,以上是我想看《惡夜卅》的原因,重要性還高於其中的恐怖與血腥。

話說回來,這部片還真的沒那麼恐怖、也不怎麼血腥,從頭到尾,我被嚇到的時間,大概在十秒以內,片中的吸血鬼醜如蛋頭,講起話來有夠破喉嚨,而且各個比異形還要威猛,步伐快過吉普車,力量大到能隻手翻車,輕功強過玉嬌龍,而且要以炸藥之類的重武器才能對付,有如此強敵,人類到底為何能撐過卅天?

整部電影演完,我仍然看不出答案,只能說,在你來得及意識以前,日子就以十天左右的單位過完了,轉眼間,久違的日出即將到來,順理成章地在此上演最後的大決戰,而事實是,如果帶幾把衝鋒槍、配上幾顆手榴彈,這些吸血鬼的戰力,還真是接近終極戰士那般犀利,卅天?我看三天都撐不了。

整個來說,如果你喜歡大風雪的場景,或者願意看著喬許哈奈特發花癡,那你可以考慮本片,但如果你想看魔法、動作、帥氣的吸血鬼,或者血肉橫飛的恐怖場面,本片一蓋沒有,還有臉定為限制級,真是令我有夠沒力,我小學看過的恐怖片都比較血腥!──稿債積欠過多,所以不知道感想何時出來,慢慢等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