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上,《史密斯先生》是一部由娘們構成的電影,除了克里夫歐文,本片裡每個稍有戲份的角色,從開頭被胡蘿蔔穿腦的男人、軍火頭子、參議員、參議員的頭號殺手,到每一個被殺死的黃衣孕婦以及身為哺乳妓女的莫妮卡貝魯奇,都是娘們或準娘們,至於軍火頭子的頭號助手保羅吉馬蒂,更是娘們中的娘們。

──畢竟連他都自稱是個拿著槍的娘們。

話說,當個娘們有什麼不好?為何男人路見不平就得拔刀相助、碰到飆車流氓立刻把他撞出馬路?現實生活中,這種男人通常會被送進太平間,然後再被打上馬賽克地放進社會新聞,真正的勝利者,反而會是保羅吉馬蒂扮演的這種娘們,用腦袋、靠計算,然後在笨男人們累得筋疲力盡之時,輕鬆地送他上西天。

不過,這畢竟是一部男人至上的、廉價懷舊風味十足的電影,所以,男人以外的娘們,不是拿來殺,就是拿來上,甚至被殺之後也可能被上──瞧那個才生完孩子就被殺的女子,都變成屍體了,還得被保羅吉馬蒂摸奶子,有那麼一刻,我真的相信保羅吉馬蒂會在車子裡上那具屍體,果真如此,那真是屌翻天啊!

而雖然莫妮卡貝魯奇在好萊塢電影裡不是秀臀就是露奶,然而作為片中純粹的肉彈,她的功能真的只有哺乳、洩慾與等待,除了《史密斯先生》,我還真想不出最近有哪個女星落到如此下場,無奈程度甚至超越了《玩命快遞》裡的舒琪,天曉得莫妮卡貝魯奇對自己的生涯有什麼安排,年紀也不小了,真的能這樣玩?

回過頭來談所謂的娘們。

實在說,若是高中的我,可能會對本片無所不在的恐同符號感到厭煩,本片主要的反派角色,個個都可以在懷舊高校電影中飾演「那個死玻璃」式的角色,身型不是臃腫、就是清瘦,加上暗指捅過屁眼所以動不動就要擦拭的槍管,配上娘們來娘們去的語言,要說本片呈現的是一場真男人與娘們/同志的戰爭,也不為過。

──如果你接受這種典型的符號系統的話。

當然,如果我們不需看到電影中的美國獲勝就指責其大美國主義,我們當然也不用對本片抱著如此敏感的心情,事實上,即便這真的是典型的、廉價的、恐同的大男人主義電影,我們仍舊能在其中得到腥紅與鹹濕的樂趣,一如我們絕對能當個篤信男女平權的紳士,同時毫無罪惡感地在家裡對著佐藤江梨花打手槍。

再說,有哪個男人不想像片中的克里夫歐文那樣,一邊讓腿下的女人高潮、一邊讓衝進來的惡人通通被放倒?能有這等才能,我真的願意智商減一半、壽命再少一半!當個偏狹的父權混蛋又如何?在不斷的啟蒙與解構之後,披著和平與理性外衣的男人如我們,難道不是繼續渴望著那粗鄙的、暴力的、狂放的東西?

畢竟,哪個男人敢保證,自己不想當這世界唯一主宰的男人、然後面對成群手下敗將與用過即丟的娘們?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