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幻想過當明星?我從未有過這種幻想,每天照完鏡子還得保有這種幻想,日子會過得很累;不過,我倒是幻想過當導演,而這個幻想倒也消退得很快,因為我很快就發現要當導演,若非夠瘋、就得夠富,偏偏我兩者皆不,所以我才會繼續在這邊閒言廢語,跟正在閱讀這篇文章的大部分人一樣。

然而,即使捨棄了當導演的幻想,我仍喜歡在腦子裡勾勒出幻想的畫面,電影畫面、漫畫畫面,或者影像化的小說畫面,我特別喜歡幻想動作場面,以預告片格式剪輯成的動作場面,高中時還有機會想出一點獨特的玩意兒,現在東西越看越多,想得到的大部分東西,不是已經有人做到、就是即將出現類似的作品。

即使如此,畫面的幻想,仍是我非常喜歡的遊戲;小時候第一次看《超人》時,我就開始幻想各種在空中發生的對打場面。

當然,這種劇情在漫畫裡並不新鮮,《七龍珠》把舞空術這玩意兒帶出來後就常有這種場面,後來終於在《駭客任務:最終戰役》裡獲得實現,然而我最愛的,還是化為自由落體的動作場面,很多電影都用過這個招數了,如今的技術,已能讓自由落體在銀幕上顯得幾可亂真。

印象中,光是龐德就用了不只一次,《驚爆點》、《終極特區》、《魔鬼毀滅者》或《霹靂嬌娃》系列等也用了很多次,不過,雖然以上作品大體上都拍得不錯,然而還是缺乏了點瘋狂的感覺,我想要的,是那種瘋狂對殺的、支離破碎的自由落體對殺,最好是在墜落的同時施展徒手格鬥與刀槍運用。

我也幻想過在性愛裡的暴力場面,我想到的,是男女一邊交媾一邊對殺的過程。

他們在騎馬式與傳教士體位之間翻滾著,他們的下半身緊緊相連、貪婪而毫不保留地碰撞與紐動,然而他們同時此持刀的右手刺向對方的眼珠、咽喉、胸膛,空出的左手時而阻擋、時而愛撫對方的胸與脖,這是高度運用手、腕、肘、腰的遊戲,邁向高潮的同時必須有一人死去的遊戲。

印象中,還沒有哪部電影有辦法完成以上的幻想,《史密斯先生》有嗎?不完全有,然而,至少做到部分了──就這點來說,這真的是一部爽到噴汁的電影,而在此以外,這似乎又是一部沒什麼感想好寫的電影,即使如此,還是先預告一下吧,過幾天要是有餘力,稿債清一清再來寫這片。

克里夫歐文,正港真男人。

 

莫妮卡貝魯奇即使有了年紀仍舊很誘人。

 

保羅吉馬蒂是片中唯一能與克里夫歐文抗衡的男人──詭異得很。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