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個關於青春的故事。

在那個黨國至上的時代,青春的光輝卻絲毫不因愛國主義的激昂慷慨而減半,青澀的靈魂喧鬧著、歌唱著、奔跑著,即使為的是如此傻氣甚至荒謬的理由;他們所做的,可能也是我們曾做的,在那遙遠的、與我們缺乏交集的年代,他們擁有的,是我們也曾經有的青春與熱情,不一樣的時代,一樣的陽光與輕快。

這是個關於壓抑的故事。

當歌詞裡充斥的是民族而非歡愛、當男女的話題總是攸關抗戰而非情感,私情之事對青春的男女而言,竟是如此生疏而遙遠;與他們相對的一端,是來往於情治、男女與權謀的男子,然而他誰也不愛、誰也不信,他不去黑的地方,因為他的情感已往內退縮到最黑的黑暗裡,即使在情慾之中,他仍然壓力、仰賴壓制與暴力。

這是個關於解放的故事。

一群連性愛都不大認識的大學生,透過親手嘗試的殺戮,達成了心智的初次解放,不再空談、不再想像,他們的人生,終於有了真正的變化;另一端的他,則以相反的方式產生變化,他的動作漸顯溫柔、情緒卻更顯豐富,殺人無數的他,在一次次節奏漸層的性愛中所獲得的,是心靈的、真情的解放。

這是個關於幻滅的故事。

抱著以熱情與理想投入暗殺活動的大學生,不但沒有促成暗殺的發生,還犧牲了彼此間的親密與信任,更在未來的任務中,見證了黨國機器對情感與個體的踐踏與殘忍;另一端的他,則在撫弄她無名指的當兒,從天堂掉入地獄,再從地獄回到人間,那是戀愛、背叛與懷念同時發生的瞬間,也是解放之後最全面性的幻滅。

這是個關於回歸的故事。

在那雙重背叛的變故後,女主角在黃包車上的陽光中,彷彿回歸到那曾經芬芳的青春與單純中;在刑場的一隅,女主角與戰友的對望中,即使只有短短的幾秒,也彷彿回歸到了那曾經堅定的熱情與理想中;至於另一端的他,則在不斷溫柔化的交歡中,與暗中交饞的歌聲中,逐漸回歸到他曾經有的、或不曾有的愛情中。

這是個關於虛情、假意與做戲的故事,就像本文作者,明明認為《色,戒》缺陷頗多、被過譽得嚴重,卻還是決定先做場戲,嘗試揣摩認為本片後勁強大、一個勁兒的感動流淚的觀眾的心意--真正的感想,下一篇再說。

然後,我現在不大回應迴響,我寧願看板友們互相對話;想直接跟我對話的,請移駕留言板,那裡比較好回,或直接寫信給我;然後,為何老是有人覺得,《色,戒》是一部細膩到需要極限敏銳的觀察力才能理解的電影?搞錯了吧!事實上,李安沒有任何一部電影需要這種等級的觀察力!為何老是有人搞不懂呢?

還是那句老話,別人沒有對某個片段進行某種詮釋,不代表別人無法進行詮釋,而無論你對某部片有多少詮釋、多少感動,你都不能用你的詮釋與感動「否定」他人的批評或無感,因為感受與立論的出發點已經不同了,以此得出的否定也不會有意義——連這基本道理都不懂的人,沒資格跟人討論電影,而這種人在網路上,實在太多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