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挺贊同侯文詠在導讀裡的評論,在《時間線》裡,麥可克里頓似乎迷失在追逐、打鬥與躲藏的細節中,本書真正令人神往的歷史背景反而被淡化了——當然,我這樣的解讀很可能是失準的,畢竟《時間線》是我第一本、也是唯一一本完整讀完的麥可克里頓著作。

簡單來說,《時間線》就是驚悚版的《回到未來》。

主要角色有三人,中古語言與武術專家馬雷克、古建築專家與攀岩家凱特,以及中古科學工藝專家克里士,他們同屬耶魯大學的考古團隊,當他們得知資助其研究的科技公司掌握了時間旅行的技術、而指導教授因而被困在十四世紀,他們只好以最少量的現代科技闖入紛亂而暴力的中古世紀,然後將教授救回來代。

就設定來看,《時間線》的娛樂度遠比《回到未來》來得高。

緊迫的時間限制:不像《回到未來》的馬蒂擁有相對充裕的時間計畫、醞釀時空旅行,馬雷克等人只有未滿四十小時的時限,時限一過,他們很可能永遠被困在中古世紀,而且幾乎沒有方法能與當代的人進行聯繫——教授透過歷史文物留言,已經是一著險棋。

壓倒的險惡環境:馬蒂面對過最險惡的環境,不過是電器不發達的西部拓荒時期,馬雷克等人則需要面對可能的傳染病、殘酷的盜匪、暴力的騎士,還有各懷鬼胎的貴族,馬蒂失手了通常還能活命,馬雷克等人卻分分秒秒都得面對生死的抉擇。

捉襟見肘的道具:無論先進與否,馬蒂在每一集都有相對應的工具可供支援,馬雷克等人面對最險惡的環境,卻只有類似防狼噴霧的武器、特製火種以及互相聯繫的無線耳機,要靠這些東西在十四世紀活命,沒有過人的技巧與上天的恩賜,還真的很不容易。

其實,我原本渴望看到的,是馬雷克一行人如何利用當代的歷史與科學知識在十四世紀化險為夷。

馬雷克三人的負荷背景讓他們像是考古版的天龍特攻隊/不可能任務小組:精通中古語言、風俗與武術的馬雷克像是小組領隊,建築與攀岩專家凱特可負責各個城堡的探勘,中古科學工藝專家克里士則可利用機械與化學的相關知識助大家化險為夷,這樣的情節在書中確實有出現,可惜的是,頻率/密度實在不足。

少了以上的冒險,《時間線》仍有機會成為《達文西密碼》之類的解謎著作,而書中確實對十四世紀軼聞與結局的部分進行了呼應,然而由於歷史相關的線索不夠,本書不大可能產生《達文西密碼》式的智性樂趣——更不用說《玫瑰的名字》了,雖然這本我從來就看不完——歷史愛好者不大能在此找到太多東西。

所以,一如開頭所言,本書有過多的篇幅被浪費在趣味性不高的動作橋段上,或許很適合拍成電影——似乎被李察堂納拍爛了——但就閱讀的角度來看,實在不算過癮,特別是小說前段營造的懸疑度與危機感,在後段幾乎完全稀釋於無謂的鬥毆與戰況,加上極端草率的結局,完全破壞了小說前段醞釀的氣氛。

當然,這樣的書,並不難看,畢竟誰都想知道結局誰死誰活,只是一本擁有《侏儸紀公園》與《達文西密碼》特性的著作最後竟淪為單純的異世界追逐秀,實在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