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記錯的話,這位王盈勛總主筆曾寫過一篇把健怡可樂和虛擬世界攪和在一起的扯淡抒情文——若我記錯了,請指正——產業評論都能拿抒情文湊數,為何我的電影感想不能主觀無度?這是題外話,在商言商,除了感情過剩、腦比幼兒的使用者以外,誰都知道架站的人胸懷創業的可能,這麼簡單的常識,台灣網民的素質在再低,似乎都還沒低到需要王盈勛專文提醒的地步。

重點是,有名大站至今引發的風波,哪能這樣被輕易帶過?有口皆呸的雙證件措施,到了王盈勛文中竟被淡化成單純的引爆點?有名大站做過的爭議之事,有多少根本不需特別放大檢驗?

腦殘又命賤的用戶再怎麼挑骨頭都成不了事,就像蠢民再憤怒都無法撼動爽翻了的郭台銘,問題是,有名大站不是沒有方法能將事情做得更漂亮、自利之餘又讓使用者心情爽,結果這群架站一流——雖然根據多位資訊人士所言,這點並不為真——服務二流的管理階層,毫無必要地觸怒了大票使用者,讓眾人甚至重量級部落客連番出走,這樣的現象,哪是王盈勛幾句輕描淡寫可隨便帶過?

消費者的姑息,是生產者墮落的動機,而王盈勛這篇文章,則是評論者姑息與手軟的雙重墮落,更是可恥的、愚蠢的、作態的護航!當然,我非常希望以上純粹是我的誤會,這樣我會非常高興地刪文並道歉——然後,幹!我一定要找時間搬家!

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王盈勛

臺灣最大的部落格網站無名小站,自從去年被雅虎購併之後,使用者反彈不滿的聲浪幾乎就沒有停歇過。最近的一次,可能也是規模最大的一次,是雅虎與無名出於整併的需要,要求所有使用者必須重新認證,如果原註冊電子郵件無法使用,就得提供雙證件採取人工認證。

認證事件其實只是一個引爆點,無名小站的一舉一動開始被放大檢驗,最根本原因還是在於使用者心頭存在著無法抹去的背叛感──「我們曾經那樣情義相挺,相信你是有理想有抱負的,沒想到你終究是為了錢而背叛我們,有機會我們當然要給你一點顏色瞧瞧。」

「背叛」要能夠成立,前提是過去曾經承諾的,現在卻已經不是那麼一回事。對於無名小站來說,他們過去的承諾,是使用者相信無名小站代表年輕人的夢想、非營利的社群色彩、以及本土少數經營成功的Web 2.0典範。現在的無名小站,在部分使用者心目中(特別是早期的無名使用者,這些人可以合理推論為科技的早期使用者和狂熱者),變成唯利是圖、公事公辦(沒有溫暖,還叫什麼社群?)、甚至只是洋人買辦的一個「領導品牌」而已。

在我看來,無名小站的過去,和一般商業公司實在沒有什麼不同,現在的無名小站,也就沒有必要承擔那麼大的「背叛」罪名。在學學生創辦網路企業並非罕見個案,Google的兩位創辦人在有了Google的概念雛形之際,仍是史丹佛大學博士班的學生,更早則還有雅虎的楊致遠、網景的創辦人Marc Andreessen、Napster的創辦人Shawn Fanning。他們創業動機同樣來自對科技的狂熱或是想要改變世界的熱情,他們創業的過程也同樣使用了許多學校這類「非營利組織」的資源。

但是,如果我們說這些學生企業家在創業之初,因為他們的學生身分,所以其創業動機就沒有所謂商業或是獲利考量的話,這想法恐怕是過度天真了。 

這就好比超級星光大道的幾位參賽者,在參與比賽的當下也都還是學生身分,他們的歌聲能感動臺灣那麼多人心,很重要的原因之一,或許是因為他們那未多加修飾的純樸、不免有點笨拙的簡單,但是,他們在參賽之初難道沒有想過,有一天要成為大明星、開收費的演唱會、賺大把的代言費用?我想答案應該是肯定的。

「還沒」商業化跟「不想」商業化並不相同。無可否認,網路史上存在著許多位發明Linux的托瓦茲、發明全球資訊網的伯納李,這類理想之士有獨特的世界觀和價值觀,他們相信改變世界是件比累積個人財富更有意義的事情,網際網路未曾中斷的知識開放與未曾熄滅的草根民主香火,和他們的努力息息相關。

但是,另一方面,有更多的網路經營者,他們沒有(或尚未)將網站商業化,只不過是因為還找不到適當的獲利模式或是創業的資源,而不是他們的價值觀讓他們「維持」非營利的理想。

這樣的理想如果不曾存在,又何來「失去」或「背叛」?如果我們不能認清這一點,繼續把鄉愁寄託在所有商業化網站的美好過去,我也只能說,早知道傷心總是難免的,你又何苦一往情深?

出處:iThome online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