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覺得,某些女權人士實在愚蠢又失能——我已經說是有些了,看不清文字就想說我一竿子打翻一船人的笨蛋請滾——生產不出有效的論述、提升不了女性的知能,最可怕的是,連包裝自身論述的能力都沒有!就好像一個人,先天長得醜,後天口才拙,不先行打扮自己或勤練口才,卻還希望大家注意她,還真是失能又無恥到了極點!——諷刺的是,她們自以為在做對的事,更用其失能的邏輯看待普羅大眾,殊不知普羅大眾若跟她們一樣失能,台灣早就以現在的萬倍速度瞬間沈淪。

到底是哪裡失能?請看這張海報。這群所謂女權份子認為,這張海報「對婦女身心造成嚴重威脅與恐嚇」,不知道是有多少婦女看到這張海報之後急於求助心理輔導?或者另有多少婦女在捷運站嚇得頭昏腿軟兼漏尿?自己見識少、膽量小沒關係,拿同等標準認為他人也是如此,就是沒道理,還是女權會掌握數據顯示,超過三成的婦女當真因為該海報感到不適?果真如此,我立刻刪文道歉!

而這些女權蠢蛋不但膽子小,連腦袋也小,小到認為該片標語「折磨、綁架、寫真她」有「刺激觀眾學習、模仿甚至生攻擊女性的危險」,我活那麼大終於知道,原來海報那麼神奇、那麼威能啊!原來層出不窮的性犯罪與暴力事件,都是這樣潛移默化的結果啊!真是受教了!——那我們乾脆禁新聞好了,因為新聞根本犯罪百寶箱嘛!教人強姦、讓人搶劫,還暗示有錢真好、有權更屌!我看了新聞都想當王右曾呢!

最可悲的是,女權蠢蛋們表面上捍衛女權,實際上卻無時無刻將女人視為弱小、無能、易懼的待保護者,會對極簡單的電影海報心生恐懼、會對創作性的標語做噁反感,幹!妳們的心態,跟過去的男人有何不同?過去與當今的蠢男人也把女人視為嬌滴滴的弱者,妳們不也一樣?哦,是不一樣,過去男人是普遍的強者,如今妳們卻在心態上成了先行的弱者,弱者還想保護想像中的弱者,還是自殺了投胎比較快啊!

以上是本片的另外兩款海報,到底哪一張最恐怖?幹!為何我覺得每一張都不恐怖!

電影海報物化女性,高掛捷運站遭抨擊

聯合晚報╱記者劉開元台北報導

電影《窒命寫真》海報以一個淚流滿面、被關在牢籠裡的女人為畫面,並在女人身上寫著「折磨、綁架、寫真她」等充滿性別歧視、暴力的文字及圖片,製成廣告燈箱掛在台北捷運各站。市議員徐佳青及女權會上午抨擊台北捷運公司靠物化女性賺大錢,已對婦女身心造成嚴重威脅與恐嚇。

台北捷運公司事務部經理劉文麒表示,電影《窒命寫真》的海報內容,是經過行政院新聞局審核通過,捷運公司再度審核時,認為海報上有「綁架」字眼,相當不妥而主動刪除,其他部分皆依新聞局審核過版本,從上月初在各捷運站張掛。但最近接獲民眾陳情,認為有眨抑女性之嫌後,已於上周末撤除,目前各捷運站皆已無該張海報。

徐佳青上午公開呼籲,捷運公司日後在審核廣告內容時,應加入性別意識,以提供女性一個友善的公共空間。女權會也呼籲該電影發行及宣傳公司,張貼有該張充滿色情暴力海報的電影院,都應立即撤除該廣告。

徐佳青及女權會書長簡舒培上午表示,《窒命寫真》是以欺凌、凌虐女主角為宣傳主軸、並以「折磨、綁架」等充滿性別刻板暴力及歧視字眼,做為電影標題,並用眨低、物化女性等惡劣宣傳手法來刺激消費。也會有刺激觀眾學習、模仿甚至生攻擊女性的危險。

記者梁岱琦台北報導

對電影《窒命寫真》海報被市議員指太過色情、暴力,發行此片的福斯電影公司無奈表示,「這已經是新聞局審核過的版本,而且電影應該本周就會下片了!」。

福斯電影公司強調,國外原版的電影海報更「恐怖」,當初他們以第一版送審,但被新聞局打了回票,最後經過調整,改以女性臉部特寫的第二版送審才過關。但市議員徐佳青和女權會仍覺太過色情、暴力,福斯電影無奈表示,「這已經是新聞局審核過的版本」,他們強調捷運的燈箱都已經下架,而且電影應該這禮拜就會下檔,隨著電影下片,海報也就不再有曝光的管道了。

出處:聯合新聞網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