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以想像為基礎的悲劇與傷痛,到底應該耗費多少人生才算足夠?這是本片最迷人的概念之一,經由帶著謎樣過去的艾倫瑞克曼,觀眾吸取著他的悲傷與挫折,分享著他的奇遇與蛻變,然後在這個以雪為中心的世界裡,陪伴並見證著瑞克曼的療傷旅程,至少,理想上該是如此的。

然而,這畢竟不是部盡善盡美的電影,雖然囊括了眾多有趣的元素,如群體透過習俗與慣例對個體進行的壓迫,或經由身心障礙者的眼光對所謂的正常行為進行反思與審視,偏偏所有元素都未獲得徹底的利用,全片以某種輕描淡寫而欲言又止的姿態進行描述,美其名可稱其靈巧可親,實際上亦容易遭致騷不著癢處之譏。

更有甚者,本片有太多刻意的設計,例如瑞克曼的過往對照到片頭的悲劇,或者雪花之於人的暗示,卻又假惺惺地偽裝隨性,隨性不成、反成隨便,不考慮前述的元素缺陷,以上的不足就已經足以讓論者徹底否定這部電影──雕痕清晰但結構分明的《衝擊效應》就是被這樣檢視的,然而其各方面的表現幾乎都優於本片。

然而,非常幸運地,本片有著瑞克曼的參與。

我非常喜歡瑞克曼,尤其是他多年前的《終極警探》,優雅的口音、奸險的神氣,讓我老是希望結局改變、由他撂倒布魯斯威利,雖然那只是我一相情願的期待,但我也因此對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不會刻意追隨他的作品,但只要電影裡有他的身影,我通常都能因此得到樂趣,包括實在很無聊的《哈利波特》前兩集。

正是因為瑞克曼,這部電影才能顯得頗為可看。

瑞克曼收放自如的表情,幾乎撐起了整部電影,在本片充斥伏筆卻疏於描述的脈絡裡,瑞克曼富層次的神情勉強地守住了本片的完整性,從亟欲贖罪的哀傷到釋懷後的自由與解放,你都能從他的臉上找到,雖然轉變之間仍有過於理所當然之憾,但在不滿兩個小時的刻意的輕巧中,瑞克曼挺著衰臉的表現,已經非常到位。

所以,雖然雪歌妮薇佛的演出真的不如片中刻意提到的《雨人》──比不上的原因,並不在於薇佛的演技,而在於全片的劇情與角色設計──凱莉安摩爾也真的只能穿得美美的在《駭客任務》中展現三腳貓功夫,這部片依舊由瑞克曼一個人扛下來的──片中薇佛的女兒也是個很棒的角色,可惜她的角色功能就是去死。

整體而言,本片的理想型是《戀戀情深》或《美麗待續》,成果卻與理想頗有距離──在美國,本片評價比《美麗待續》略高,話說回來,《神鬼無間》都得獎了──然而即使有這層距離存在,在特效與明星掛帥的初夏,本片的清新可是非常有勇氣的,在瑞克曼與這層勇氣的加持之下,本片好像也因此變得更好看了。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