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熟是什麼?很多人都把成熟、不成熟掛在嘴邊,描述著自己、數落著別人,但這些人真的知道什麼是成熟嗎?就算定義不清,我也可以承認我很多地方不成熟、甚至不想成熟——在這裡,我把成熟某種程度地與社會化劃上等號了——但許多自稱很成熟的人,真的如自己想像的那樣通達事理嗎?

以我娘為例好了,她時常暗示甚至明示我不夠成熟、不會做人,單就做人這點,我也承認,我是個疏於維繫關係、沒心思做門面的人,所以我只能就我能力所及——由此可見我這部份的能力是多麼地微薄——想到就做,其他的部分,就當作沒發生過,這樣是不是不成熟?如果大家都認為是,那就是吧!不過這裡有個重點:一道門面如果我不做,就表示我沒興趣,也不在意不做門面可能造成的損失與遺憾。

也就是說,即便我的能力有所不足,我仍可在這樣的前提下,選擇承受此不足所造成的損失或缺憾,類似臉長得醜就得認命自己可能沒情書可拿、沒美腿可開,錢賺得少就得承認自己買不起鑽石、送不起鮮花;由此來看,我真的有那麼不成熟嗎?至少在以上的微小範圍來說,我認為我是很成熟的,因為我清楚知道自己的個性、能力與限制,然後我依據這些條件做出選擇、承擔後果,這樣哪裡不成熟了呢?

反倒是我那時常把做人和禮節掛在嘴邊的母親,才是我眼中年紀有到卻成熟不了的典型,她太在意鄰居的觀感、太害怕犯錯遭人怨嘆,反而失去了清楚判斷他人實際觀感的能力,忙東忙西的結果,通常是別人覺得沒關係、自己苦命地在意,像是禮教嚴明的家庭裡唯唯諾諾的小女孩,害怕自己犯了什麼小錯就被主人鞭打似的,耗費了大量的心力在他人根本不在意的瑣事上,結果許多對自己而言更重要的事卻被犧牲了。

回到成熟的話題上。成熟到底是什麼?絕不是服從眾人或想像中的眾人制訂出來的規範,這種從眾行為連幼稚園的小朋友都可以做到,而我相信的是,所謂的成熟,應該是依據自己的選擇與對自己負責——不是對他人——的能力,只要能做到這種地步,無論其行為是否符合社會規範,我都認為,這是很純正的成熟——在這樣的標準下,以極端的例子來看,陳進興很可能比陳水扁成熟。

而被我娘描述得那麼不成熟的我,其實周圍有著一堆比我更不成熟——我深深地覺得,包括我娘——的朋友,這些人或許腦袋很好、或許幽默好笑,但他們不斷地做著、說著、構思著用屁眼想就知道以後會後悔或者需要補救的事情,真的是不成熟到極點了。

不過,這本來就不是個鼓吹成熟的社會,上至總統候選人,下至豪放國中女生,連我那麼挺雜交的人,都覺得這女生蠢廢到極點,有人說,她只是個國中生啊!國中生能有多成熟呢?這算哪門子奇怪的想法啊,國中生也十幾歲了,在古代已經是可以提著大刀和盾牌上戰場的年紀了呢!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