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成功高中的儀隊曾經叱吒風雲、霸氣四揚,然而對我而言,那充其量只是個傳說,因為從我進成功高中開始,我就沒看過那樣的儀隊。

高一開始的某個朝會後,教官把所有一米七以上的男生集合起來,在操場左側的陰涼角落以職業化的軍人口吻跟穿著新制服的我們講解儀隊優良的傳統,以及參加儀隊能如何地鍛鍊身心、爭取榮譽、體驗人生、成為男子漢之類的宣傳辭令,顯然教官也希望建立一支睥睨四方的儀隊勁旅,偏偏此時的成功高中已不像某些學校,會無恥地強迫學生加入儀隊,所以在那之後,我自然把教官的期望當耳邊風。

不過,也不知道是湊巧還是怎樣,我們班有好幾個人都加入了儀隊,而且其中幾個還成為總隊長、分隊長級的人物;在那些參加儀隊的同學裡,有一個有趣的傢伙,印象中他身高就剛好一米七,分明的輪廓和輕微的口音讓我一直相信他有充當東南亞外勞的潛力,而他是我認識的所有人之中,最認真地篤信儀隊價值的人。

高中以前的我,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常擁有模範生或班長之類的只問功課不問實力的身份,而且我的既定形象是人好又溫吞;高中以後的我,受到遲來的內分泌滋長以及辯論社經驗的啟發,因而快速地變得尖銳、冷酷而好鬥,鄙視一切理所當然的價值,而儀隊這種把氣概與榮譽掛在嘴邊的組織自然不會討得我的歡心,對當時的我來說,儀隊是世界上最笨最蠢的組織。

然而,這樣的我,卻和儀隊外勞老兄頗為要好。

看起來,他和我的個性天差地遠,他一方面想要有所做為,同時間卻對自己頗為自卑,這樣的個性讓他不時流露出一股害怕世界的扭捏,我則是沒有出頭的野心、對大部分事物都缺乏顯著的恐懼,以致於對一切都顯得若即若離的一個人,或許就是這樣的反差,才讓我們兩個有機會熟識,而雖然不知道他怎麼看待我,但對我來說,他某種程度好像是我不存在的弟弟,雖然他的年紀似乎比我大。

回想起來,有兩件事讓我對他印象很深:第一,他非常迷戀北一女的儀隊,但他從來就追不到;第二,他非常認真地做伏地挺身,認真到好像他確實能通過那些動作改變人生。

所謂的儀隊,就是學校內的軍事組織,在練隊形與槍法以外,最重要的活動就是跑操場和練伏地挺身,據說所有預備要擔任儀隊幹部的人,都擁有連續做完兩百下伏地挺身的能力,雖然沒有親眼看過這樣的實績,但看這群人每天早晚都把時間耗在體能訓練上,或許真的能辦到也說不定吧;或許是為了這樣的目標,每天放學之後,在儀隊訓練活動開始之前,儀隊外勞老兄都會勤快地在教室前側的講台上練習伏地挺身。

由於學校就在父親的公司附近,以致於當時心思尖銳叛逆、實際行為卻乖巧無比的我,每天都會在學校待到父親的下班時間,再前往父親的公司那邊搭便車回家,結果,在離校前的這段空檔裡,我養成了和儀隊外勞老兄一起做伏地挺身的習慣,反正閒著也是閒著,隨便練練身體也不錯。

伏地挺身,一如所有鍛鍊性的動作,是極為機械化的無聊運動,然而一旦有人能夠一起做,這件事就顯得很有趣,大概就跟女孩子邊補妝邊八卦的意思一樣,男生可以邊做伏地挺身邊閒話家常,說著說著,聽起來很困難的三、四百下伏地挺身,就會在轉眼間被完成,也因為這樣子的習慣,沒有多久,我就擁有了遠高於平均水準的體能,至少,在伏地挺身這方面,是這樣子的。

那時的我,最多能一次做八十下伏地挺身,雖然離儀隊總隊長等級的兩百下還很遙遠,但我已經滿足了。

現在的我,每天會趁辦公的空檔,跑到樓梯間靜靜地做伏地挺身,從去年夏天進公司就這樣做到現在,終於在今天早上,我做到了第八十下,距離上一次能連續做到八十下,竟然已經是十二年前的事情了,當年目空一切的高中生,如今成為極為平凡的上班族,在這樣的早上,配上那八十下,我想起了教室裡帶著粉筆味的講台,還有很久才聯絡一次的儀隊外勞老兄。

雖然沒有直接問,但那個傢伙,應該還是沒有追到過北一女的儀隊吧!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