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文龍公開批評民進黨政府以前,我們家餐桌上重複出現的話題之一,就是許文龍和王永慶的的比較,打開這個話題的,絕無例外地都是我那邏輯差又情緒化的老娘--老娘,妳要是看到這篇,請記住,即使妳邏輯差又情緒化,我還是一樣愛妳,就像我長得醜又肥,妳也一樣愛我,還會自我催眠兒子有夠帥、大家搶著要。

在我老娘想像的世界裡,許文龍是企業家的典範,因為他事業成功,又懂得回饋社會,因為他蓋了奇美醫院與博物館;相反地,王永慶是無祖商人只會賺錢、不懂回饋的負面示範,老娘批評的時點為何總在王永慶批評政府的當兒,我就不探討,老娘為何忘記王永慶也有長庚醫院,更成立了以億為單位的公益信託,我也不多說。

我想說的是,包括我娘的許多人,都有個直逼不是不報、時辰未到的奇怪信念,這信念可以用彼得帕克已逝班老叔的八字箴言來囊括,那就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因為這八字箴言,大家普遍認為企業家應該多蓋醫院、多做公益,明星應該少坐飛機、多做公益,一切的一切,都是多做公益,因為能力越大,責任當然就越大。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我常質疑包括我老娘--結果老娘把話題帶開,不理我--的許多人,能不能效法台南某自助餐店老闆娘,她為了造福附近的工人同胞,每天以幾乎是成本價的價錢提供飯菜,看過節目的就會知道--很抱歉我忘了節目名,我只記得是TVBS播的--一碗公的飯十元,所有菜色都五元,這種不要命的賣法,真的怎麼看怎麼賠錢。

這老闆娘,年過六十,膝下無子,沒有大筆的遺產在背後撐腰--至於她有沒有中樂透,我就不知道了--一如靠檢破爛維生卻能在九二一時捐出百萬款項的老伯,他們的公益行為,遠遠超過了他們既定社經地位所背負的期待,真要以這些人為榜樣的話,我說真的,相信能力越大責任就該越大的你們,不會覺得可恥到想死嗎?

問我嗎?我可不覺得可恥,我也捐過錢,雖然只有微不足道的幾千元,但我很清楚自己並不想犧牲貢獻,純粹是為了讓自己能心安,且在絕大部分的情況下,我根本不需要這種心安,因為世界上就是那麼亂,每天為了海嘯、颶風、地震、戰亂或飢荒而死去的人們,數都數不完,而我最在意的,僅僅是我眼前跟我直接有關的人。

更重要的是,我相信自私是普遍的天性,看起來最無私的奉獻,也一樣是滿足自己的手段,只是每個人滿足的標地物不同,權力、金錢、性愛、美食、超自然權威,到頭來都是回到自己身上,因為想通過最後的審判、想通透涅盤,而嚴以律己、努力修行,這算不算自利?當然算,一如捐獻可能是為了獲取名聲,或求得心安。

最重要的是,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句話,應該在自己真的有絕大能力的時候,再來自問想要負多少責任,而不是指著其他的有錢有能的所謂強者,指望他們負起對等的責任。

事實是,企業家捐錢出來,可以節稅、可以賺名聲、可以提升企業形象,只要規劃得當,絕對是面子裡子都很足的利多;他們不捐錢,只要企業獲利能力強,到頭來一樣沒差,因為財務報表的表現遠比群眾的觀感重要,這些只會在午休時間看著報紙說閒話、沒有大能而只會要求大能者負責任的弱者,根本動不了他們一根寒毛。

想一下,電影裡哪些角色最常說大人有大量?是不是渺小、疲弱或奸詐的「小人」們?因為不是大人,所以希望大人有大量,因為能力不大,所以鼓吹能力越大、責任越大,說穿了,這是弱者的道德、鄉民的原則,強者要不要服從這道德來取悅弱者?看他考量、看他心情,而他如果不從,你能怎樣?拿《生活與倫理》去嗆他?

最近有關郭台銘的批評可說從未間斷,私人觀感姑且不論,畢竟我也有私人觀感,比方說我認為林志玲最近的作為與妓女無異--為了避免有白痴以為我詆毀林志玲,請看我的舊文〈主播、名模與妓女〉及該文的討論,連這些都看不懂,那你可以滾了--但如果連郭台銘的社會責任與貢獻都要一併批評,就真的很好笑了。

批評郭台銘做得不夠多的傢伙,先跟前面的自助餐店老闆娘與撿破爛老伯比比看吧,我相信你做過的相較於他們,真是少到可憐,難道你能夠因此心安?如果你能,你就能體會郭台銘做得多不多、心安不安,懂了嗎?真的不關你的屁事,讓自己變強、能力變大,然後再來承擔自己相信的大責任,才是正道。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