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到現在,我對本片都沒有太多感想,片中的男人猛壯、女人漂亮、敵人智障、廝殺夠爽,就只是這樣,不像《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裡有英格蘭王的權謀,不像《神鬼戰士》裡有共和的思索,也不像《王者天下》對聖地的重新探求,去掉背景交代,《三百壯士》僅是一場戰爭的紀錄,規格上比較接近《黑鷹計畫》。

然而,連《黑鷹計畫》都企圖在戰鬥場面的浮光掠影外添加其他東西,那微薄之餘仍清晰可辨的索馬利亞觀點讓美軍的對手不至於全然淪為暴民,而這樣的描寫對許多觀眾來說已經極為不足,如此回過頭來看待《三百壯士》,其故事之單薄、觀點之片面、善惡之單純,已到了近年史詩電影極為罕見的程度。

有人說,本片的記述式口白讓其更接近史詩的形式,然而就我來說,我情願把口白的部分抽離──這似乎是胃口問題,《萬惡城市》裡被視為反映漫畫色彩的獨白,對我來說可是不折不扣的干擾──單純地把它當成一個輕巧的漫畫作品片段來觀賞,因為裡面的情節,實在很難不讓我想到《北斗神拳》之類的純陽剛作品。

在《北斗神拳》裡,角色的類型都有著明確而單純的界定,男主角無論正邪與否都必然具備俊俏的外表與壯碩的身材,正派男配角壯碩度減低但大體仍尚稱挺拔,邪派男配角不是強壯的腦殘就是癡肥的笨蛋,至於女性角色,眼睛一定亮、胸部一定大,或許會一點功夫,但大體上的作用就是流淚、動情或被男人剝削。

在此從《北斗神拳》回到《三百壯士》,那感覺還真是令人熟悉不過。

斯巴達陣營的男人們,除了獐頭鼠目的叛徒議員謝倫與貌如妖物的迂腐祭司,剩下的男人全數性格、英挺而勇壯,而波斯陣營呢?帶頭的薛西斯被塑造成綜合典型異男對同性戀、娘娘腔與性別倒錯者的偏見集合體,實力較強的不死戰士與獸人幾乎可說是非人的妖怪,其餘的,不是黑胖子、黃矮子,就是蒙著面的呆子。

至於女人,除了斯巴達皇后尚有一絲尊嚴與影響力之外,剩下的都是被荼毒與蹂躪的肉塊,無論是斯巴達神殿裡的先知──無論有沒有修圖,那奶頭還真的很漂亮──還是波斯王帶來慾望橫流的眾多妃子,都是男人世界裡的犧牲品,而斯巴達皇后的角色讓人想起《神鬼戰士》的女主角,可惜是弱化過後的版本。

看著這些的角色,我彷彿回到了多年前的少漫時代,那個阿諾史瓦辛格不用搞笑的時代──有趣的是,《北斗神拳》裡確實有人物是參考阿諾史瓦辛格的外型──在那個時代,男人必須要如當兵時吶喊著的精神答數一樣:雄壯、威武、嚴肅、 剛直、安靜、堅強、確實、速捷、沉著、忍耐、機警、勇敢。

而這種角色、這種劇情所欲達到的目的,從來就沒有改變,那就是讓人──通常是男人──憧憬、爽快,讓人隨著章節與畫面舞動著自己的身體,想像著自己與其中的女人交纏、揮舞著刀劍將敵人的身體砍成兩半、血與腦漿灑在臉與身體上,然後在夕陽的餘暉之下,看著屍橫遍野的戰場。

就這個目的而言,《三百壯士》已經完美地達到了,雖然它的角色可以更有趣、劇情可以更精緻,然而它的戰場殺戮與武打編排已登峰造極,足以和風格各異的《梅爾吉勃遜之英雄本色》、《神鬼戰士》或《王者天下》並列,其他部分的缺陷根本不重要,那詩情畫意的血肉橫飛,就足夠撐起這整部片。

雖然,李奧尼達在片中慷慨激昂的訓辭──一個新時代來臨了,一個自由的時代,而後世人將知道,斯巴達的三百壯士為了維護那自由而奮戰到最後一刻──無論怎麼善意地看待都毫無道理可言,讓人摸不著腦袋的程度,已經直逼《亞瑟王》最後的戰前宣言,不過,誰在意呢?長矛和刀劍才是重點,而這才是斯巴達!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