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從呂秀蓮事件之後,我就沒有看過紙本的《新新聞》,沒錢當然是主因——兩本雜誌抵一部電影——更重要的是對政治議題的冷感、對平面媒體的喪失信任感,所以現在幾乎不會花錢買任何報紙雜誌——英語雜誌除外,可以買來裝個樣子——《新新聞》的文字,更是連同其他雜誌一併從我的閱讀疆界消失。 

沒想到的是,我自己有機會上《新新聞》,在中時部落格黃哲斌前輩的〈報紙影評死了,還好有他們〉裡,我很榮幸卻也很心虛地露出了一下。

榮幸的理由不需要說明,《新新聞》畢竟畢竟是公眾媒體,要是我上了《蘋果日報》,無論內容為何,我都會先榮幸一下,然後再來發表感言或批評,正所謂先禮後兵。這裡需要說明的,是心虛的部分。

自己的站,被這樣置於《關於電影,我略知一二》之旁,實在說,還真的令人羞愧無比,雖不至於像如花配上林志玲,但意思真的差不多。

稍微比較過的應該都知道,我的電影文章,感想量很足、資料量很低,我的思緒雖會連結到其他電影,但純粹從我個人有興趣的點切入,而且還常被質疑怎麼能這樣連結——面對質疑,我通常的回應:老子就是要連,你要怎樣?——換言之,我的文章,除了由我心中垃圾化成的文字形體,幾乎可說毫無資訊可言。

由此,無論是《關於電影,我略知一二》,或是其後推薦的《新‧龍貓森林》《電影‧人生‧夢》《放屁》《Trainspotting》《貧窮男的部落格》,不用介紹大家都應該知道的藍祖蔚、聞天祥、梁良,或者早就在網路上闖出名氣的《火行者的電影部落格》,無論風格如何迥異,至少都有個共通特點——豐富的資訊。

這樣的特點,在我的電影文章裡,可說是鮮少出現的,會有資訊分享類的文章出現,如果不是一時興起,那絕對是有錢可拿,在正常的情況下,我寧願閒聊、扯淡,還有無止境的自溺與謾罵,這樣寫,才會快樂、才會爽!

如此這般,很多人寫電影,是為了分享資訊、嚴肅分析、中肯評論——至少,努力中肯——那我在幹嘛?我搞自爽、耍嘰叭,說我不中肯,我絕對承認,要求我中肯,我絕對問候你阿嬤,世界很混亂,薪水很難賺,生活中的麻煩永遠不嫌不夠看,在這樣的背景下,看個電影、寫個感想,還被要求中肯?你他娘的擺什麼爛?

而在這樣的前提下,就算報紙影評死了,有我這種人,真的會比較好嗎?我只能說,一切隨緣!別忘了被大家罵臭的《紫光任務》我可是爽得過癮又歡樂,很多人看得又過癮又有啟發的《絕地再生》則被我視為垃圾般的次級貨,我中不中肯?絕對不中肯!拿我的文章當觀影指南,除非你跟我一樣嘰叭、一樣隨爽隨看,否則幾次下來,保證慘絕人寰!

所以,我不願意被任何人稱做影評,任何人說我是影評,那絕對是溢美,任何人質疑我沒資格當影評,我也絕對會問候他老母——老子我的確不幹影評,質疑個屁?——因為,我真的只是愛看電影、愛寫電影,然後一切爽快就好,如此而已。

最後,還是感謝黃哲斌前輩的抬舉,讓我莫名其妙地上了平面媒體,雖然我真的很不學無術,念的真的無關電影,也真的懶散至極、不可能去搞煽動、搞革命。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