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炙熱而濃郁的眷戀,讓我凝神望著妳的眼,彷彿那裡有著全世界,標記著說不完的想念,以及流竄心肺的美麗無限。

………他媽的到底什麼跟什麼啊?幹。

已經過了能夠熱戀的年紀——相信我,這真的跟年齡很有關係,因為大半是因為賀爾蒙的問題——越來越難以想像熱戀者的心情,情人眼裡出西施,從此成了我心中的都會傳奇,可以理解,但不能體會,不過我最近的運氣非常好,周圍剛好有幾個情人眼裡出西施的例子能跟大家相報。

這三個例子,在我看來非常經典,因為例子中的三個人,都是年過廿四、有過性經驗、理論上應該極端視覺取向的男人。

第一人,現職土木工程師,女友十分優秀,是個智商一百四、托福近滿分、炒股票一流的研究生,長相?皮膚不錯,其餘的部分,大約是整型後的如花,不錯看,但認得出是如花(註)。

第二人,現職工業設計師,女友經歷豐富,曾任銀行櫃員、保險銷售員、房地產行銷企畫,後來轉任專職廣告文案,長相?皮膚不錯,其餘的部分,大概就是國一學生的模樣,非常地娃娃。

第三人,現職運輸管理師,女友在公司詢問度超高、對男人超罩,工作能力一流,長官緣更是一流中的一流,長相?皮膚不錯,其餘的部分,達不到一般檳榔西施的水準,但你會懷疑她在賣檳榔。

這三個男人除了都有皮膚不錯的女友,有什麼共通點呢?有的,他們全數痴心深情、死而後已,徹底的宅男好人典型,雖然和女友之間問題叢生、分合不斷,仍然打斷牙齒和血吞,不到終點不飲恨。

這三個女人除了皮膚都不錯之外,有什麼共通點呢?有的,她們都把自己的男人當馱獸與出氣桶,大事小事一句話就得辦好,怒火一來天南地北都可以吵,想講道理?絕對沒完沒了,所以仍只能賠罪兼討好。

——有沒有覺得,女人真的一白遮三醜,皮膚好就先贏了一半?

這會兒有人可能想問:你對那些女人的認識,全部取決於這些男人,你怎麼肯定這些資訊無誤而公正?

——沒錯,資訊是否公正,我無法保證,但我一不做記者、而不寫論文,誰管資訊是否公正?我只管兩件事:朋友想達到什麼目的,要達到這目的應該採取什麼手段,其餘的一切,真的與我無關。

講白一點,只要為朋友好,殺人放火我照幹,我唯一會考量的,是人怎麼殺、火怎麼放,然後殺放完之後,怎樣不會被抓。

再說,感情這檔事,實在是願打願挨,就算我再怎麼不認同這三個女人,人家就是有本事,能讓三個男人天天犯賤吃屎,成王敗寇,千古至理,我篤信叢林法則,所以對這點真的沒有問題。

所以我到底在幹嘛?當然是罵這三個人男人啊!幹!有在看的話,就知道我在罵你們啦!

不是罵你們成天沈溺犯賤吃屎,不是罵你們浪費時間盡做蠢事,這種事我罵了兩年,早就沒詞沒力繼續罵,那我要罵啥?他媽的你們能不能不要再說你們的女友美到破表?幹,我雖然卑賤醜廢,但那三個女人包起來一併送給我,我真的會直接丟出去回收啦!

媽的,什麼情人眼裡出西施?笨蛋眼殘去吃屎啦!

註:對不起,如花,但我一時真的想不到其他例子。

後話:罵完一篇,真的爽,建議大家每週一篇比照辦理,真正有益身心健康。

全站熱搜

woosea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8) 人氣()